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歷史文化 >> 冰壺玉衡懸清秋——大方縣歷史名人洪玉珩事跡述略
冰壺玉衡懸清秋
——大方縣歷史名人洪玉珩事跡述略
作者:文|畢節試驗區 程 紅  發布日期:2019/12/3 閱讀次數:
洪玉珩作《四史發伏·序》[光緒八年(1882)重刻本]
  大方縣歷史文化底蘊深厚,文風熾盛,書院教育勃興。翰林黃士觀“以告終養歸里”后,在大定府(今大方縣)的萬松書院講學,培養了一批才識兼具的弟子!洞蠖ǜ尽ぞ碇绕た∶裰疚濉り扰f傳第二之三》記載,黃士觀“俄以告終養歸里,講學萬松書院,弟子遂者極多:洪玉珩以進士官徐州知府,邵凌霄以舉人官金華知縣,章道宣以進士官夏津知縣,李振杰以舉人為廣東試用知縣,皆有治績”。
  洪玉珩(1803-1856),字善甫,號云洲,道光八年(1828)戊子科副貢,道光十一年(1831)辛卯科舉人,道光十三年(1833)癸巳科進士!洞蠖ǜ尽ぞ碇绕た∶裰疽弧みx舉簿第一上》記載,“道光十一年(1831)辛卯科則:洪玉珩,大定副榜,癸巳(1833)成進士”,“道光十三年(1833)癸巳科汪鳴相榜則:洪玉珩,大定人,現官徐州知府”!洞蠖ǜ尽沸拮胗诘拦饧河夏辏1849),此時洪玉珩在徐州府任知府。洪玉珩“歷官至江蘇糧儲道,所至有政聲”。

  筑塘督運功千秋
  據《燉煌郡洪氏宗譜》(貴州洪氏家族委員會編纂)記載,洪玉珩為洪兆鰲次子、洪玉瓏之胞弟,嘉慶八年(1803)二月二十六日生于大定府羊場壩,歿于咸豐六年(1856)四月十二日,享年53歲。洪玉珩之妻楊氏,嘉慶五年(1800)二月初五生于大定府羊場壩,歿于光緒元年(1875)四月初八,享年75歲,葬于大方縣小屯鄉大龍井倉上。洪玉珩生有四個兒子,長子洪樹敏[道光二十六年(1846)丙午科副貢,咸豐元年(1851)辛亥科舉人]、次子洪樹棠、三子洪樹瑚[字倚云,著有《十萬山樓隨筆》(清解逸賢鈔本)]、四子洪樹珊(號鐵生)。
  道光十三年(1833),洪玉珩以三甲88名考中進士后,待分發知縣。據王煒編校的《清實錄·科舉史料匯編》記載,道光十三年(1833)六月乙巳,引進新科進士,洪玉珩等進士俱著交吏部掣簽,分發各省以知縣即用。道光十四年(1834),洪玉珩任常州府荊溪縣知縣,道光十五年(1835)卸任。道光十七年(1837),洪玉珩任華亭縣知縣,道光二十一年(1841)卸任。
  洪玉珩任華亭縣知縣時,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修筑海塘!端山m志·卷七·山川志·海塘》[清光緒十年(1884)刻本]記載:“(道光)十七年,總督陶澍,巡撫林則徐、陳鑾,先后檄知府文康、華亭知縣洪玉珩,并委太倉知州李正鼎督筑海塘!薄度A亭縣志·卷三》[清光緒五年(1879)刻本]記載:“(道光)十八年,知縣洪玉珩與奉賢縣會浚龍泉港,上橫涇淺,沙塘又浚,招賢涇南段!焙橛耒癜研拗L恋脑敿毥涍^,寫成《修筑華亭海塘全案》,被編入《重浚江南水利全書》第三十八冊,共133頁。
  道光二十四年(1844),洪玉珩任松江府知府,道光二十五年(1845)卸任!督K省通志稿·職官志·第十九卷》[繆荃孫、馮煦纂修,民國十六年(1927)影印稿本]記載:“洪玉珩,大定人,進士。道光二十四年署(松江知府)!钡拦舛迥辏1845),洪玉珩授任徐州知府,任職時間為一年!缎熘莞尽ぞ淼诹隆ぢ毠俦怼罚矍逋问辏1874)刻本]記載:“洪玉珩,貴州人,進士,二十五年任!钡拦舛拍辏1849),洪玉珩授任常州府知府。
  咸豐二年(1852),洪玉珩授任江蘇知府。據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編寫的《咸豐同治兩朝上諭檔(二)》記載,咸豐二年(1852)九月十五日,內閣奉上諭,江蘇候補知府洪玉珩著交軍機處記名,遇有本省知府缺出,無論地方河工,一體開單請旨簡放。據《大清文宗顯皇帝(咸豐朝)實錄》記載,咸豐二年(1852)九月壬戌,兩江總督陸建瀛、江蘇巡撫楊文定奏報海運安穩,妥速抵津,咸豐皇帝以辦理海運無誤,予江蘇候補知府洪玉珩等升敘有差。
  清朝晚期,時局動蕩不安,國家危如累卵,太平天國起義,帝國主義侵略,洪玉珩為官的地方一直不得安寧,目睹國家積貧積弱和朝廷腐敗無能!独钚倾淙沼涍x錄》記載:“道光二十一年(1841)十二月廿二日,元和縣洪玉珩來謝卓薦。詢悉華亭漴缺口,在前明時海塘要隘,道光初年歲修,則已移西十里,近則移西四十里,海田變態固如此。舊設東炮臺一座,仍在老岸,如就此點炮,則不及逆船,轉及居民。以海沿多沙,有漁戶緒棚聚處也。其西炮臺一座,在浙江平湖界,亦屬金山營。又金山縣城即今衛城游擊汛兵駐此?h令及倉獄皆在洙涇鎮,距衛城八十里。至松江府城亦八十里,地瘠民貧,夷船所不屑顧也。逆如直趨上海,即由吳淞江順流而來,寶山設險,勢不能御!
  咸豐三年(1853),太平軍攻下江寧(今南京),定都于此,改稱天京。據《時聞叢錄·孫亦恬金陵被難記》記載,咸豐三年(1853)二月初九,洪玉珩與鄒鐘泉等人在審問拿獲之匪時,聞儀鳳門城墻雖破,兵勇力抵,可保無患。次日黎明時分,大霧彌漫,太平軍從儀鳳門外靜海寺內開挖地道,用大炮轟倒城墻二丈余,太平軍400余人入城。太平軍攻占南京時,洪玉珩正在城內,后伺機逃出,并化名“上元鋒鏑余生”寫了《金陵述略》,詳細敘述太平軍入城時的情景:“逆匪來時,鄉中有不識順逆者,獻以財物,希圖茍免。賊見財物,以為積資必多,因大搜刮,酷虐百端。城破后坐此被害尤慘者不少,然悔恨已莫及矣。哀哉!”(見姜濤《關于太平天國的反滿問題》,載于《清史研究》2011年1期)。

  文辭翰墨藏腹笥
  洪玉珩擅長書法,工于辭章!吨袊佬g家大辭典》(趙祿祥主編)記載:“洪玉珩,清代書法家,貴州大定府人。道光十三年(1833)癸巳科進士,擅長書法!
  道光十五年(1835)八月,江蘇巡撫林則徐赴江寧貢院,親自出題考試以選拔簾官,洪玉珩參加此次考試,順利取得簾官的資格,并被點為內簾官,進入內簾參加貢院鄉試的監考、閱卷工作。據《乙未日記》(林則徐著)記載,道光十五年(1835)八月初三,林則徐出題考簾員,與考者40人,直至亥時撤場。八月初六,林則徐定簾官試卷甲乙,“午刻赴江寧府署,候主司到時,同制府、學使啟請圣安,拜闕行禮,飲入簾宴,遂赴貢院送兩主司入內簾。出至公堂,點簾官”。
  清代學者頗重視《史記》《漢書》《后漢書》《三國志》,考史學家洪亮吉(字君直,又字稚存,江蘇常州人)的《四史發伏》,被列入《清史稿》“正史類”(見《清史稿·卷一百四十六·志一百二十一·藝文二》)。道光二十九年(1849)春,洪玉珩任常州府知府時,“守以政事之暇,接郡之士大夫”,洪亮吉的次子洪崎孫請洪玉珩為《四史發伏》作序。
  洪玉珩為洪亮吉的《四史發伏》作序,在今天看來,這是學術界的一則佳話。洪亮吉生前曾在貴州任過職,曾到大定府考察指導工作。乾隆五十八年(1793),48歲的洪亮吉任貴州學政(相當于現在的省教育廳廳長)。是年二月,洪亮吉出巡,歲試安順、南籠(今黔西南州安龍縣)、大定、遵義四府,五月回署。洪亮吉在任內為貴州各府書院購置《通典》《文選》等經史書籍,培養士氣、提倡宗風,為貴州文化教育做出巨大的貢獻。洪玉珩在大定府的萬松書院讀書時,就聽說洪亮吉的聲名,“顯憶束發受業,即聞長老言,先生使黔時培養士氣,提倡宗風,蓋嘉惠梓邦者多矣”。以前,洪亮吉在洪玉珩的家鄉(貴州)為官;后來,洪玉珩在洪亮吉的故鄉(常州)為官!敖裥襾硭雇,訪先生流風余韻,以興山高水長之思,又何能以不文辭?”作為宗后學,洪玉珩豈能拒絕?只好“敬綴數語,以志敬仰之忱”,稱洪亮吉為“四史功臣”,贊其治學“以故宏覽名物,如登嵩躡岱;穿貫義理,如導河抉源;而刊訛正偽,則又如掃落葉而揀金于沙也”,“詳贍精確,足以擴學者之心胸”。據洪亮吉《四史發伏》十卷本[清光緒八年(1882)重刻本],將洪玉珩所作的《序》點校并箋釋如下:
  國朝考據專家自顧(顧炎武,明末清初杰出的思想家、經學家)、閻(閻若璩,清初考據學的代表人物)兩征君后,繼起者眾,至吾宗稚存(洪亮吉,字稚存)先生而學益顯。先生未通籍(做官)時,文采風流,已有七子(指建安七子,孔融、陳琳、王粲、徐干、阮瑀、應玚、劉楨)之目,然尤遽意經史、博極群書,與同時錢竹。ㄥX大昕,清代史學家、考據學家)宮詹(官名,即太子詹事)、同縣孫淵如(孫星衍,清代著名藏書家、經學家,少年時與楊芳燦、洪亮吉、黃景仁以文學見長,被袁枚稱為“天下奇才”)觀察(官名)諸賢聲氣應求(意氣相合),折衷同異,以故宏(廣泛瀏覽)覽名物,如登嵩(嵩山)躡岱(泰山的別稱);穿貫(融會貫通)義理,如導河抉源;而刊(改正)訛正偽,則又如掃落葉而揀金于沙也。宜乎煌煌大集,海內風行久已,不脛而走矣。今年(1849年)春,余攝昆陵(常州在西漢時期的稱謂),守以政事之暇,接郡之士大夫,先生令子(對別人兒子的美稱)子齡(洪崎孫,洪亮吉次子,精輿地之學)同年(科舉時代稱同榜或同一年考中者),以先生所著《四史發伏》十卷請序于余。蓋太倉季君菘耘(季錫疇,清代藏書家)將屬(同“囑”)其門人顧湘(清代藏書家)校訂以付梓也。余受而讀之,經駁正者,理得而意解;為闡發者,征達而奧窺。因嘆作史難,即讀史亦難,非具稱識以運其腹笥(腹中所記的書籍和所有的學問),其孰能與于斯?先生高義勁節(堅貞的節操),昭然天下,國史具在,豈藉區區考據以傳?然而詳贍(詳細豐富)精確,足以擴學者之心胸,俾晰疑而祛蔽,有不徒(不白白地)為四史功臣者。余谫陋(自謙之詞,淺薄的意思),豈堪序先生書。顯憶束發(代指成童之年,15歲至20歲)受業,即聞長老(對年長者的敬稱)言,先生使黔時培養士氣,提倡宗風,蓋嘉惠(對他人所給予的恩事的敬稱)梓邦者多矣。今幸來斯土,訪先生流風余韻,以興山高水長之思,又何能以不文辭?因于其書之歸也,敬綴數語,以志敬仰之忱,蓋不自今始云。道光二十九年(1849)歲次己酉季春上浣(上旬),權知常州府事、宗后學大定玉珩謹序。

  淡泊名利品自高
  洪玉珩一生光明磊落、淡泊名利,剛正不阿、廉潔奉公,可謂人品高潔不染塵、冰壺玉衡懸清秋!肚宕糁螐恼劇ぞ砣罚ㄎ槌袉叹帲┹d有“洪太守拒賄”的故事,照錄于此:
  《池上草塘筆記》(清人湯芷卿著)云:貴州洪云洲(洪玉珩)太守自言生平處財不茍,筮仕(初出做官)吳中十余年,從無有以絲毫饋賂上官者,亦無妄得屬員之賄。嘗述道光十八年(1848)任華亭縣令時,遇一富室爭產案,有以三千金進,而囑其定斷者,洪力絕之,而再三推敲案情,求其愜心貴常,毫無可議,實即應如所請定斷。彼時友人勸曰:“處財之道,別其合義不合義耳,今得此財,無妨于義,何為似此拘執乎?”洪志弗為奪,而猶恐艷之者暗中摸索,并于審斷時,集兩造明告之曰:“此案準情酌理,的須如此斷法,我毫無成見,汝等無得以私干,業經目下斷定,萬無游移,不得于事后更受人撞騙也。倘有前情,查出以行賄論罪,汝等其各凜之。案結后,有嗤其愚者,尋亦置之不以為意!焙髷等,有仆解錢糧回署銷差,稟云:“小的押餉鞘行至黃浦江。時已二更,忽遇盜數十人,明火持杖登舟,自分待劫而已。又聞有喧嘩聲,適兵差船踵至,盜即逸去,幸保無事,主人之財氣,小的之運氣也!变款H自幸,計其夜適為定案日,其數亦正三千,向使貪得前之三千金,而此銀必失于盜矣。足見財有分定,無可勉強,悖入悖出,得之分外者,難保不失之意外,冥冥中若有主之者耳。彼愛財者,可不知有以善處之哉?
  洪玉珩省吃儉用,節省的俸銀用于捐修文廟、橋梁等工程。道光二十四年(1844),知府洪玉珩捐修華亭縣儒學,增建宮墻及灑掃局!秺淇h續志·卷七·學!罚矍骞饩w五年(1879)刻本]記載,道光二十四年(1844),知府洪玉珩、知縣常恩、婁縣知縣熊象高與兩邑紳士捐修華亭縣文廟!端山m志·卷三·疆域志》[清光緒十年(1884)刻本]記載,道光二十九年(1849),知府洪玉珩與里人韓璜、鄭載德等重建婁縣(今上海松江)的古山水橋!端山m志·卷四》記載,道光二十九年(1849),知府洪玉珩與韓璜、鄭載德等重建集賢橋。洪玉珩還捐置家中田產,嘉惠士林!顿F州通志·人物志》(馮楠總編,貴州人民出版社2001年2月版)記載,“時定郡歲科兩考試卷有規費,玉珩捐置卷田若干畝,嘉惠士林,至今猶利賴焉”。
  為使《重浚江南水利全書》得以刊成,洪玉珩慨然捐出朝廷賞賜的廉俸銀!吨乜=纤珪窞榍宄愯幍茸,全書共47冊6243頁,堪稱皇皇巨著。道光二十一年(1841)十月,清朝大臣、著名學者梁章鉅為《重浚江南水利全書》作序時說:“芝楣(陳鑾)自乙酉出守,洊(薦)至節府,在吳十余年,于舉諸鉅工皆所親歷而監督者,故得錄其副屬。姜明經皋編輯之,次第付梓,乃刊工未竣,遽歸道山,其事幾輟。今年夏,華亭洪令玉珩慨然愿捐廉俸以完之,及冬書成,適余重來,乃以序相屬!钡拦舛辏1843),著名思想家、政治家魏源代江蘇巡撫孫善寶作《江南水利全書序》時說:“形勢規畫,具詳前巡撫江夏陳公所輯《江南水利全書》,至是,松江郡守洪君刊成求序,始得縱覽焉!
  洪玉珩去世后,妻子楊氏生活極為艱難。同治七年(1868),莫有芝(字子偲,貴州獨山人,晚清金石學家、目錄版本學家,與遵義鄭珍并稱“西南巨儒”)聽聞楊氏生活困窘后,委托鄉人吳立三(吳正綱,大定人)贈送了四塊洋元。同治三年(1864)秋,莫友芝一家遷居金陵(今南京)。同治四年(1865),莫友芝被曾國藩聘為金陵書局總?。據《莫友芝日記》記載,同治七年(1868)二月初七,莫友芝到達常熟虞山,鄉人王金魁都司(貴陽人)訪問莫友芝。二月初八,吳立三訪問莫友芝。二月二十二日,“陰雨,大風。同鄉王君(王金魁)言洪云洲之夫人貧窘甚,適其鄉人吳立三至,屬以四洋元致之”。
  洪玉珩的文名為鄉人稱道,生前為譚文藻(字鑒亭,大定六龍人,官福建政和縣知縣)的題聯“閩海觀潮,形影不隨洪浪去;黔山隱跡,節名長與白云留”作譚文藻之墓華表題聯,為譚開來(字茂先,大定六龍鄉紳,著有《醉月草堂集》二卷)的題聯“作古今不朽事,敦本軼才,千里與共引其杰;合天地以為廬,鐘奇毓秀,山川亦若效其靈”,也用作譚開來之墓華表題聯。洪玉珩對譚文藻和譚開來的贊語,何嘗不是自己人生的真實寫照。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姓名:
評論:
(字數不能超過300個)
                               剩余字數:
本類熱點
苍月十字架如何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