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歷史文化 >> 清朝黔西女詩人涂元儀及其《澹靜樓集》
清朝黔西女詩人涂元儀及其《澹靜樓集》
作者:文|畢節試驗區 程 紅  發布日期:2019/11/18 閱讀次數:
  涂元儀,清乾隆四十八年(1783)生于江南江寧府上元縣(今南京市江寧區),卒于同治三年(1864),享年81歲,著有《澹靜樓集》,是清代黔西一位很有才華的女詩人。涂元儀自幼濡染家學、博極群書,不僅是家里的頂梁柱,更是一位在詩文上有很高造詣的掃眉才子。
  《大定府志·卷之三十八·內篇二十八·俊民志七·列女傳第三》記載:“州民李再浣妻涂氏,成都知府上元涂長發之女。年十七適再浣。翁歿孀姑存,涂氏鬻奩具償翁時債,得姑歡心。再浣歿,涂氏年二十九,欲以身殉而自服毒藥,同室見而奪之,謂以捐軀事小、承家事大,乃止。從此孝敬彌純,又知詩書。井臼(汲水舂米,泛指操持家務)之暇,或為吟詠,著有《澹靜樓集》,前布政林公母征本朝閨秀詩,采其詩。”
  涂元儀是成都知府涂長發之長女,黔西州民李再浣之妻,漳州知府李華國之兒媳,兵部尚書李世杰之孫媳。嘉慶五年(1800),17歲的涂元儀適(舊稱女子出嫁)李再浣。嘉慶十七年(1812),李再浣去世,29歲的涂元儀悲痛欲絕,想要服毒自盡,同室奪下毒藥,勸說“捐軀事小、承家事大”,從此,涂元儀“孝敬彌純”。
  涂元儀為涂長發之長女,生于名門,長于官宦之家,知書達理,可謂“名父之女”。涂長發,字松巖,江南江寧(今南京)人,乾隆三十三年(1768)舉人,乾隆五十四年(1789)任四川江津縣知縣,乾隆六十年(1795)冬升任眉州知州。在30余年的官宦生涯中,涂長發謹恪勤勞,慈惠廉明,多所興舉,修眉州城墻,纂修《眉州州志》,培修學校。他經常去書院上課,口講指畫,一時孝廉拔萃,多出其門,發現有可造就的人才,便拿出個人積蓄資助。
  涂元儀嫁給李再浣為妻,可謂郎才女貌、門當戶對。李再浣的爺爺李世杰為兵部尚書,父親李華國為漳州知府。《大定府志·卷之三十五·內篇二十五·俊民志四·耆舊傳第二之二》載有李華國傳,詳細記載其生平。《大定府志·卷之五十六·外篇六·文征六·行述第十六》載有李華封(李世杰之次子)的《榮祿大夫兵部尚書謚恭勤顯考云巖府君行述》,除了詳細介紹李世杰的生平,還簡要介紹李華國的身世:“長(子)華國,乾隆辛卯科(1771)舉人,歷任廣西永康州知州,升百色同知,以府君回避,改廣東,借補揭陽縣知縣,升羅定直隸州知州,保舉堪勝知府,奉旨派往臺灣辦理軍務,升福建漳州府知府,卒于官。”李華國的妻子張氏,生有三個兒子,曰再沂、再濂、再汾;生有六個女兒,長女適候選州同知劉嗣富,二女適河南候補經歷程秉鏞,三女適國學生許紹言,四女適國學生錢中釩,五女適乾隆甲寅科(1794)舉人秦繩曾,六女適錢塘人嚴炳。劉氏生有一個兒子,曰再浣;生有一個女兒,適畢節人邱煌。
  《大定府志·卷之三十八·內篇二十八·俊民志七·列女傳第三》記載:“漳州知府李華國妾劉氏,南海人也。年十七入李氏家,生子女各一。俄而臺灣民反,華國調理審儲,積勞成疾,卒于詔安。劉氏年二十二。欲以身殉,以呱呱待撫而止,泣血扶櫬(棺材)回里。數十年冰霜自凜,艱苦備嘗,始得子女成立。子曰再浣,候選從九品,娶上元涂氏為室;女適畢節邱煌。久之,再浣又早卒,僅資涂氏奉養,而晚節彌勵。(邱)煌官山西道監察御史時陳請旌表。”
  李華國去世時,劉氏才22歲,“數十年冰霜自凜,艱苦備嘗”,含辛茹苦地把一兒一女撫養成人。劉氏命運乖蹇,經歷了喪夫喪子之痛,仍“晚節彌勵”,女婿邱煌任山西道監察御史時陳請旌表為“節婦”。涂元儀的命運與婆婆何其相似。李再浣去世后,涂元儀與婆婆相依為命,日子過得極為艱難,甚至變賣嫁妝償還欠下的債務。作為家里的頂梁柱,涂元儀井井有條地操持家務,閑暇之余還寄情于詩,著有詩集《澹靜樓集》。
  《大定府志》記載,“前布政林公母征本朝閨秀詩,采其詩”。林則徐之母陳帙征集清朝閨秀詩時,采錄了涂元儀的詩歌,由此可見其詩歌創作的成就和影響。陳帙(1769-1824),字文華,福建侯官(今福州)人,是福建縣宿儒陳圣炅時庵的第五個女兒。陳帙幼讀書,曉大義,勤女紅,淑惠仁德,閭里稱頌。
  《澹靜樓集》在李氏子孫中代代傳誦。姚柬之任大定府知府時,涂元儀的孫子李如春拿著《澹靜樓集》求序。姚柬之讀后,欣然作序。據姚柬之的《伯山文集》卷六[清道光二十八年(1848)內鄉王檢心刻本],將《題〈澹靜樓詩集〉序》點校并箋釋如下:
  《易》之為書也,廣大悉備(內容廣博宏大、詳細完備)。而為文獨屬于坤(代指女性),故詩至《關雎》,歌至《安世房中》(漢樂府《安世房中歌》),美矣,善矣。后有作者,弗可及也已。自斯文淪喪,女子不以道義自閑而奮,其才智于風云月露(指浮靡的詩文)之詞,以炫耀于世,于是禮法之士以為女子不必知文,而世之為女子者,遂束《女誡》《女箴》庋(藏)高閣,不知婦人之德為何事,而逞其放避邪侈(指肆意作惡),有元冠縞武(白色帽檐,不齒之服)之徒所不為。嗚呼!可謂懲噎廢食,以湯止沸矣。曩者(以往)江寧有陳孺人(陳立,字芷君,浙江仁和人)善為詩,詩曰《合簫樓稿》,嫠居(寡居,婦人喪偶獨居)三十四年而卒。家惜抱先生(姚鼐,清代文學家,安徽桐城人,室名惜抱軒,世稱惜抱先生,著有《陳孺人權厝志》)銘其墓曰:“居庳里,志高矢。藏無有而學富,其身可亡名不毀,吾為命之女君子,然則女子之能,文不愧君子矣。”惜余未讀其詩,以為戚然,未嘗一日忘諸心。今年春,黔西童子李如春捧其族祖王母涂孺人一卿所著《澹靜樓詩》見示,且乞序于余。余讀之,如睹《合簫樓稿》,為嘆謂今女子作詩者之冠也。孺人上元人,與陳孺人同里,其苦節與陳孺人同,志其集名與陳孺人皆居樓,其詩之佳,亦恐與《合簫樓》頡頏(不相上下,互相抗衡)也。余因取惜抱先生所以題《合簫樓集》者,題《澹靜樓集》,匪獨以彰孺人之詩,亦使天下為女子之父兄者知女子知文可以為君子,未必不賢于不知文者也。是為序。
  姚柬之(1785-1847),字佑之,一字伯山,號且看山人,安徽桐城人,道光二年(1822)進士,清代文學家,著名書畫家姚文燮之六世孫,少時受學于族祖姚鼐。據《大定府志·卷之二十二·內篇十二·惠人志一·職官簿第一上》記載,姚柬之于道光十九年(1839)正月十六日任大定府知府,道光二十四年(1844)卸任。姚柬之將《澹靜樓集》與清朝女詩人陳立的《合簫樓稿》相提并論,贊揚“其詩之佳,亦恐與《合簫樓稿》頡頏也”,并稱“題《澹靜樓集》,匪獨以彰孺人之詩,亦使天下為女子之父兄者知女子知文可以為君子,未必不賢于不知文者也”,稱贊涂元儀為“今女子作詩者之冠”,評價甚高。
  《澹靜樓集》還得到當時社會名流的贊揚,《大定府志·卷之五十九·外篇九·文征九·詩第十九下》載有清鎮人戴粟珍[字禾莊,清道光十九年(1837)舉人,著有詩集《對床聽雨詩屋詩鈔》《南歸草》]的《題孺人李涂氏〈澹靜樓集〉卷后》。其詩共有五節(解),曰:
  妾有姑,妾無夫。無夫,妾不可以獨生,誓當地下從郎行。一解。
  妾無夫,妾有姑。有姑,妾不可以先死,依舊堂前奉菽水(指所食唯有豆和水,形容生活清苦)。二解。
  含笑而逝,霍然而醒。受郎冥囑,代郎事親。三解。
  妾姑無孫,妾身即子。何以佐餐?妾有十指。何以解憂?妾有圖史(圖書和史籍,指嗜書好學)。二十余年,姑曾不覺,郎之已死。四解。
  嗚呼!盡妾之心即郎心,竭妾之力即郎力,天佑妾衷能骨立。五解。
  遺憾的是,《澹靜樓集》在李氏子孫傳抄中不慎遺失。如今,世人難見其面目,僅能從《題〈澹靜樓詩集〉序》和《題孺人李涂氏〈澹靜樓集〉卷后》等文獻中感受其思想及藝術魅力。《貴州通志·藝文志十八》[(民國)劉顯世、谷正倫修,任可澄、楊恩元纂]記載:“《澹靜樓詩鈔》,清涂元儀撰,《大定府志》。按:元儀本上元人,適水西李再浣,《列女志》有傳。”《中國婦女名人辭典》(袁韶瑩、楊瑰珍編)記載,涂元儀,清代詩人,江蘇上元人,李再浣之妻,著有《澹靜樓詩鈔》。《清人室名別稱字號索引》(楊廷福、楊同甫編)記載,涂元儀(女),上元人,室名為澹靜樓。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姓名:
評論:
(字數不能超過300個)
                               剩余字數:
本類熱點
苍月十字架如何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