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歷史文化 >> 黔西縣城歷史文化尋蹤
黔西縣城歷史文化尋蹤
作者:文|史宏拯  發布日期:2019/12/24 閱讀次數:
矗立于黔西水西公園的李世杰牌坊(聶宗榮 攝 )
今日黔西(裴建光 攝)
  據《貴州通志》記載,洪武十五年(1382),明征南將軍傅友德和隨同出征的安龍侯吳復于三月五日“領貴州等衛官軍,欽依御旨至水西揀地名郭章(彝語)興工筑城,至五月十八完備圈門(土墻)”。這次建城,圍地寬大,沿今黔西縣城四圍山嶺建造,是應急城堡。
  乾隆《黔西州志》記載,明洪武初年(1368),都督馬曄建(土城),周圍九里三分,墻高一丈八尺,東西南北各開一門,后毀。清康熙三年(1664),水西烏撒反,清廷令吳三桂率大軍入水西分兵進剿,十二月擒安坤誅戮,平定水西?滴跛哪辏1665),吳三桂在《請設新疆(水西)三府疏》中說,“臣擬將十一則溪設三府”,但“不便以比喇、水西、大方為稱,宜改新名”。是年(1665)五月,清廷議復:“其三府應易新名,即令該蕃擬定具題!眳侨饘⒈壤酌竭h府,水西易名黔西府,大方易名大定府?滴跷迥辏1666)二月,清廷議復,依題下達正式啟用?滴醵辏1684),改黔西、平遠為州,隸屬大定府?滴醵迥辏1686),知州何縉、副將謝吳復修土垣。雍正四年(1726),知州陳德榮重修東西城門,城門鑲石匾,東曰“旭升”,西曰“寶城”。雍正八年(1730),知州鮑尚忠維修四圍土垣。
  乾隆七年(1742),知州馮光宿重修西門城樓,門額石匾為“黔陽鎖鑰、水西保障”。乾隆二十四年(1759),知州趙廷楠復修,改土墻為石墻。東北面縮小,城圍四里三分八百六十七丈,城厚三尺,雉堞五百八十個,炮洞八百四十九個,分五門,城門拱石,東嵌石匾“迎暉”,西嵌石匾“寶成”,南嵌石匾“向化”,北嵌石匾“拱宸”,另開小東門嵌石匾“凝霞”。至清代末期,經歷代州官新修、重修、增修,黔西州城已基本定型。南門城樓(城門)在今環城南路口與原縣醫藥公司出口交匯處,城墻沿環城南路往東,經原小五金廠與織帶廠間至農貿市場出口與環城東路交匯處為東門城樓(城門),環城東路入口處仍存古城墻遺跡。環城東路城墻經縣機關職工宿舍(也稱“統建宿舍”)轉向今油榨街口為北門城樓(城門);北門城墻沿今北正街口,轉向原五金公司倉庫后山,經過現縣人民醫院門診大樓下到西門(現城關六小上方坡上)為西門城樓(城門);南門城墻從西門城樓沿山經現三小操場下(此處城墻保存最完整),經過原縣公安局后坡再經現商業街轉入原縣醫藥公司出口處。
  水西為什么改名黔西,史書上并無明確的記述。目前比較流行的說法有二:其一為“方位說”。水西改土歸流后,水西地域不復存在,而過去以“鴨水”(鴨池河)為界劃分的“水東”“水西”已隸屬貴州省轄地,而貴州又簡稱“黔”,水西城地處黔省之西而易名“黔西”;其二為“地域說”,清順治十五年(1658)冬,吳三桂率大軍出遵義向西進發,途經“郭張”地河邊時,見一位彝族婦女正在河邊洗線,便吩咐馬弁去打聽地名。彝族婦女不懂漢語,只按她正在干的活用彝語回答“吶馬阿拿切啟”,意思是“老娘在這里洗線”。馬弁也不懂彝語,只記住尾音“切啟”回報吳三桂,吳三桂便將其牢記在心?滴跛哪辏1665),吳三桂將比喇、水西、大方易名設府時,回憶此前路過“郭張”時彝族婦女回答之“切啟”音,便將“水西”易名為“黔西”。兩說中,“方位說”較為人們接受并常引用。
  黔西縣位于省城貴陽西部,地處烏江中游鴨池河北岸,東臨修文,南接清鎮、織金,西及西北與大方為鄰,東北與金沙縣接壤,總面積2554.1平方公里。
  黔西人杰地靈,才俊輩出。清代兵部尚書李世杰為官五十余載,勤政清廉,逝后乾隆皇帝賜御葬,謚號恭勤。1936年2月5日,中國工農紅軍二、六軍團在黔西縣城川祖廟內召開了有名的“黔西會議”,建立黔(西)大(定)畢(節)革命根據地。

  大府壩
  清康熙五年(1666)初設黔西府時,知府衙門設于大府壩(原縣影劇院處)。此后,知府王命來請大名鼎鼎的皇室風水先生陳某觀測,擇到九獅鬧蓮的中心吉祥地(原縣政府處)修建知府衙門。原知府衙門遺地壩子稱為“大府壩”,一直延稱至今。
  原大府壩街中心建有一排房子,靠武官衙門(今黔西二中處)一邊稱“上排街”,靠財神樓堂(南大街口)一邊稱“下排街”,東、西、南三條大街交匯處構成丁字形,除三條街交匯處較寬大而外,其余都很狹窄,街面道路全用石板鋪成。大府壩中心處地下有個能盛上千擔水的大消防池,幾條街的地下水全經此消于南郊大田之中。東街、南街盡是瓦房,西街除幾處瓦房外,茅草房甚多。其街道只夠兩匹馱馬對闖而過,經常出“馬禍”。
  1940年,遵義洗馬灘人唐綬來任黔西縣長,為了使黔西城內街道擴寬,決定將汽車站遷進城,設于大府壩老川祖廟。剛規劃籌備好,唐綬來因長時間下鄉工作,步行勞累過度而吐血死了。繼任縣長劉守剛在廣大民眾的要求與支持下,按計劃完成了汽車站搬遷任務,擴寬了街道。1941年春,黔西縣政府派人由東門城門起至大府壩鄢家巷一段,按設計路面寬度,牽線用石灰灑于街道兩邊的房上,限定40天內拆到白線處,工費自理。先拆除大府壩街中心的一排房子,繼之從東到西挨戶拆除,不到40天就全部拆除完畢。緊接著將東、西、南三條大街改造成水石泥結構路面,以便汽車通行。南門為了改直,由城門對著大橋的田壩中間新開一條大路,直達油榨房與清畢公路相接。當年重陽節的第二天,大府壩汽車站建成開業。當夜,貴州省教育廳的“巡回施教電影放映專車”開到車站門前,為慶賀車站落成放映有聲電影——此為有聲電影傳入黔西之始。
  車站遷進城后,城內三條大街全面改觀。特別是大府壩周圍,家家受益?箲饡r期,華北、華東等地許多城市被日寇侵占,難民們只得往大后方逃走,清畢公路車輛流量不斷增多,難民紛紛涌來。大府壩一帶的餐館開設便餐,家家每日要賣幾大斗甑糙米飯,通宵有人來吃飯,不做生意的人家也賣起飯來,不開旅社的人家也開臨時食宿店,大府壩一帶的住房,無一家不增收的,甚至有些人家由小攤販一變而為大商店老板。
  1956年,貴州省交通廳撥款在南門外原汽車站處擴大地盤,新修車站。同年9月,遷新站營運,原大府壩車站交其他單位改建使用。1958年“大躍進”時期,原房被拆除,修建電影院,西邊是農業銀行,東面是百貨大樓。大府壩仍然是黔西縣城最為繁華的中心。
  如今的大府壩并不十分華麗,也沒有較多的高樓古跡,一排排沿街的小門面多是兩層樓房,一樓的門面經常被裝修得煥然一新。抬頭間,“上了年紀”的老房子還是隱隱約約掩映在梧桐葉間,青瓦、板房和老墻,折射出了它的舊貌,然而這些絲毫影響不了它夜間的燈火通明、熱鬧非凡。

  黔西縣城的同鄉會館
  從清康熙三年(1664)平定水西土司安氏之亂,到康熙五年(1666)改土歸流——廢除原來的土目和土官,不論何族人都可派任為行政官員;凡少數民族地區的統治官吏,其任免升遷調遣都由中央政府決定,不得世襲;最大的進步是取消了農奴制。這時,清廷下旨建立了黔西府,外地移民源源不斷來黔,開始與中原各地通商。
  黔西知府為了商業的開展,下令開設了狗場、蛇場、谷里場、濫泥溝場、朵朵壩場、火石壩場、中場坡場、三重堰場、中果河場、革木場、新場(又稱打鼓新場)、遇母洞場、凹腳場、安底場、長壩場、沙土場、老木孔場、園村場、苦茶園場、清水塘場、石革鬧場、鑄鐘場等22場。大多數以十二地支分配為場期,故有些地名都由場期轉變而來,如沙窩稱“蛇場”、林泉稱“狗場”。從此,各族人民都定期在市場上出售農產品、土特產、家庭手工業產品以及馬牛羊牲畜、雞鴨鵝家禽和獵物等,同時買進食鹽等生活、生產所需用的物品。據《貴州通志·土民志》記載:“大多數農村集市,開初進行交易時用飯碗計糧,四小碗為一升;用手量布,大指至中指間的距離為五寸,稱為一卡,兩卡為一尺;用拳量牛,高十三拳者為大,齒少拳多者價高……”到了康熙十七年(1678),“開店招商生理,才使用升、斗、尺、秤等度量衡”。
  繼之,外省移民越來越多,城鄉街道增修的民居都修有做生意的柜臺,那就是商業發展的見證。對黔西商業發展最有貢獻的,要算幾個較大的同鄉商務會館:
  江西會館——“萬壽宮”,清康熙年間修建,位于黔西城內東正街(今縣電信公司處),是一座建筑別致的廟宇、設備較為完善的堂館。該會館分左右兩個大院:左院有一間大的戲臺,中間壩子及兩廂長廊以及正殿樓廳,均可設座看戲。外地來黔戲班、雜技等民間文藝團體,四季輪回不斷地租用。右院四方排樓為兩層,安設會館各辦事機構:首士房以下,有士紳、商貿、農桑、士匠、醫士、軍旅、教育、驛運、星象、慈善、流寓、孝義、鄉訪等辦事室。江西商會印發給各同業公會的帳簿封面上,用紅色印有兩行文字:“預付訂金扶農桑,為有源頭活水長!边@是培養貨源的經驗,即使在今天也沒有過時,仍然值得務商者借鑒。江西會館于1927年被強行占用設地方軍事機關,1936年因東南半城發生大火而被焚毀。
  兩湖會館——“三楚宮”(俗稱壽福寺),清康熙年間建,位于東后街(今城關五小處),分前后兩院,前院大戲臺的四柱臺口及吊檐鏤花精美,左右兩廂閣樓上懸吊大鐘大鼓;后院有花園,清雅幽靜,兩湖商會、同業公會設于左右兩廳。宣統二年(1910),因參加貴州革命黨“自治學社”的兩湖人多,“貴州自治學社黔西分社”設于館內。民國年間,該會館曾集資創辦過“醒群小學”及“宏濟中學”。兩湖入黔定居人士,歷代以來不但對發展黔西商業有功,而且帶頭參加民主革命,為推翻貴州清政府立過大功,名響一時的貴州自治學社骨干方伯鸞、熊日皓、姜蟠溪等70多人,已載入貴州辛亥革命的光榮史冊。該會館今僅存戲臺,被定為“黔西縣縣級文物保護單位”。
  老四川會館——“老川祖廟”,位于城中街大府壩,建于清乾隆年間。新四川會館——“新川祖廟”,位于西街(今縣供銷社處),清道光年間興建。新老川祖廟都有前后兩個大院,前院有戲臺,后院設會館辦事處及商會、同業公會等機構。四川移民入黔以來,為促進黔西城鄉商場的發展做過較大的貢獻。特別是川鹽仁岸運銷定黔西州之濫泥溝為集散中心,棉布商也紛紛隨鹽商而來,幾乎全占了黔西棉布行業。據文獻記載:“一部分商業資本轉化為高利貸資本,借貸者無不傾家蕩產……地方官支持高利貸者壟斷會館商務,侵占小本經營者的權益,累有小本商人及平民不服,籌資新修會館,成立‘四川移黔平民同鄉會’,與老會館分庭抗禮,最后老會館把持人以失敗告終。后來新會館主持人以入黔川人代表身份進入黔西州商會,理事會、監事會各有一人!
  山西會館—“武圣宮”(俗稱“武廟”),位于東正街(原縣煙草公司西側),清乾隆年間修建。據史料記載,關羽為蜀漢大將之首,生于河南大解,死后被封為“武圣人”。為什么山西會館設于武圣宮呢?據說來黔開辦銀莊、票號的侯、楊二姓人家,祖籍河南,所以出資修“武圣宮”為同鄉會館,其中含有發家后不忘祖籍,并借以宣揚祖籍名人之意。該廟會僅存正殿,因紅石龍柱雕刻精美,被定為“黔西縣縣級文物保護單位”,已維修一新。
  貴州會館——“黑神廟”,位于東門外,清乾隆年間建。廟中供奉之神為南八(塑像譜名南霽云,頓丘人,頓丘治所原在河南濬縣之西,后屬河北清豐縣西南),唐代張巡部將,安祿山反,與張巡共守睢陽。臨危,南八拔刀斷指立誓,愿與城共存亡。城陷不降,和張巡同時就義。但在黔西民間世代口碑中,硬把南八定為龔州(治所在今谷里)人,而且還被寫進了布依族藍、韋二姓的家譜。因此,清光緒年間滿族人扎拉芬任黔西知州時,把無同鄉會館的貴州人和各少數民族人士組織起來建立貴州會館,設在黑神廟內,推舉代表參加商會及其他社會活動。該廟于20世紀80年代被毀。
  關于各同鄉會館在黔西開展的商務活動,民間流傳一段順口溜:“商務首推江西幫,山西佬兒辦錢莊,四川后來賽湖廣,只有云貴不入行!

  中書巷與黔西女子學校
  中書巷在黔西老城西門,又稱中書第。中書為中國古代文官官職名,清代沿明制,于內閣置中書若干人。在清朝之位階約為從七品,中書職能通常為輔佐主官,為基層官員編制之一。設置在如六部之中央機構官署,負責典章法令編修撰擬、記載、翻譯、繕寫等工作,或由舉人考授,或由特賜。若進士經朝考后以內閣中書任用者,并可充鄉試主考官。而依工作性質不同亦有“辦事中書”或“掌印中書”等細分區別。隨著清朝的滅亡,該官職被廢除。該巷源于劉氏官至“掌印中書”,人稱“劉中書”,所居住宅小區即以其官職命名。
  劉淑芝,女,清光緒十三年(1887)出生于中書巷。受家庭的熏陶,她自幼喜愛詩書,在優越的家庭教育下熟讀了“四書”“五經”及眾多古典文學。辛亥革命后,劉淑芝接受了一些新思潮的影響,尤其是在孫中山先生“三民主義”思想的引導下,認為婦女不應桎梏于家門,應踏入社會做出應有的貢獻,謀求婦女解放,并認識到中華民族的振興應建立在提高自身素質和科學文化水平的基礎上。她與家人相商,征得贊同后于1914年在黔西縣城西門中書第劉氏祠堂內創辦了黔西縣第一所劉氏女子私立小學,招收學生10余人。所學功課除了《三字經》《女兒經》《百家姓》外,還教授新學、算術、刺繡、剪紙等功課。她教學嚴謹、樸實,收費很低,對貧困家庭學生不僅免收學費,還供給食宿,深受群眾好評,一些貧困群眾尊稱她為“活觀音”。
  1915年,要求入學的女孩子增至50多人,劉淑芝自感教學力量薄弱,于是與其兄劉耀松、張醒漢等商議,聯合有識之士、開明士紳籌資,利用文昌宮、火神廟后面的大片荒地創辦女子蠶桑學堂(位于今黔西二中至六小一帶,當年集資辦學的石碑還鑲嵌在六小圍墻上)。劉耀松、張醒漢任學堂總理,劉淑芝任學堂總務(相當于現在的教務主任),聘請了劉端肅、施瑤輝等幾位女士為教員。學校開學后,劉淑芝帶領學生廣植桑樹養蠶。女子蠶桑學堂是當時黔西縣唯一的一所女子半工半讀學校,在全校師生員工的共同努力下,第二年首批蠶絲喜獲豐收。學校經費充裕后,添置了桌凳教具,擴大招生范圍,學校一時興旺昌盛起來,最多時學生有兩百多人,教學除開設國文、算術、修身課外,還開設工藝課,傳授刺繡、養蠶、繅絲等技術。
  1917年,劉端肅、劉淑芝(二人系姊妹,劉端肅是革命烈士黎又霖的母親)合作了一首《蠶桑學校校歌》:“吾說神州六千載,正氣磅礴天地臺。文化由來先世界,何物希臘堪爭賽。昆侖山、星宿海,淵庭郁市分支派。一劃天開,首比中原大物外,歐風美雨夫為乎來哉!黃河直綿連,自由雨花臺,神圣繼續育人才。堯舜禹湯文武固根偕,漫說孔孟墨徒今安在。我中國、大無畏,我中國、人尊愛。大陸煥然新,政體共和終不改。風云鬼怪,波濤澎湃,黃龍護鼎白龍拜,丈六金身永不壞。國魂國魂歸去來,億萬斯年精神在!
  劉端肅、劉淑芝侄子劉琪就讀北大時參與“五四運動”,后與吉鴻昌投身反蔣抗日的革命活動被特務暗殺身亡。
  1919年,黔西縣春天久旱不雨,入秋陰雨連綿,稻谷多不揚花,低洼處被淹。女子蠶桑學堂的桑樹大多枯萎而死,秋后又遭蟲害,蠶死過半,學校經費困難。幸得劉端肅、劉端蓉等城里姊妹大力支持,才勉強渡過難關。誰料第二年,天災又至,先冰雹,后伏旱,女子蠶桑學堂被迫停辦。
  1920年初,在北京參加“五四運動”的黎又霖回家探親,得知女子蠶桑學堂被迫停辦的情況后十分揪心,為了讓女孩子能上學,黎又霖動員父母親捐資恢復女子蠶桑學堂,得到父母的贊同后他又去劉端蓉、劉淑芝家動員姨母們和母親聯手創辦,他的提議得到姨母們的同意。由于女子蠶桑學堂的桑樹大都枯死,女子蠶桑學堂名存實亡,決定改名黔西女子國民學校。經過緊張的籌備,借用壽福寺做校舍,1920年秋天,黔西女子國民學校開學了。第一期招收了60多名學生,根據年齡大小設幼稚班和初小班。劉淑芝將《女兒經》《三字經》改編后作教材靈活施教,還為黔西女子國民學校作了一首校歌在校內外傳唱:“迴龍河水東入海,九獅鬧蓮、地靈人杰,男女平等新社會,放開手足朝前邁……”
  黔西女子國民學校辦了兩年,因經費不濟及其他種種原因,還是被迫停辦了。1926年,熊紹儒創辦黔西縣初級中學,招收了一個女子班,聘請劉淑芝當教員,劉淑芝任教不足一年因病辭職回家,于1930年病故。

  黎又霖故居與萬年臺
  黔西縣城中街解放路也叫南后街,黔西第五小學在街口,當地人習慣稱五小彎彎。上世紀40年代,南后街最好的建筑是黎家大院,占地面積300余平方米,一正兩廂四合大院,木屋瓦頂結構,紅漆門窗。房屋主人黎斗恒,字秉田,清末秀才,貴州同盟會、自治學社會員。其子黎又霖(1895-1949),又名黎萬里,曾參加國民黨、共產黨、民聯、民盟、民革、農工黨等組織。1915年,黎又霖考入北京大學法政系學習,任該系學習委員會委員。在“五四運動”中,黎又霖率領法政系學生游行示威,焚燒了曹汝霖的豪宅趙家樓。1919年10月,黎又霖加入國民黨,在黔軍袁祖銘部第二師楊其昌師部任參謀,參加北伐戰爭。1933年,他赴福建參加反蔣的福建省人民政府,失敗后輾轉于上海,先后受聘為同濟大學教授、上海公學(大學)總務長;滇軍駐黔辦事處處長等職,從事反對內戰團結抗日等活動?箲鸨l后,他與在重慶的中共南方局負責人董必武取得聯系,經董必武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成為中共(地下)特別黨員。1945年加入三民主義同志聯合會,任民聯西南執行部執行委員。同年加入中國民主同盟,任民盟重慶支部秘書處主任。1948年,他加入中國農工民主黨、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任民革西南地區秘書長,協助楊杰建立川康滇黔民革組織,任民革川康省委主要負責人,組織策動武裝起義。1949年8月,黎又霖在重慶被秘密逮捕,被關押于重慶白公館看守所。11月27日,黎又霖在大屠殺中壯烈犧牲,時年54歲,解放后被追認為革命烈士。1936年2月,紅二、六軍團長征到黔西,黎斗恒拿出錢糧資助紅軍,并讓出堂屋作為賀龍、任弼時的辦公室。2015年,黎又霖故居被列為“黔西縣縣級文物保護單位”,2018年被列為“畢節市市級文物保護單位”。
  五小彎彎另有一幢古老建筑,原為湖南、湖北的同鄉會館,亦稱“兩湖會館”,也叫“三楚宮”“壽福寺”。磚墻正門上方有一塊長約3米、寬約1.5米的石匾,陰刻四個楷書大字“源遠流長”,其匾上方又有一塊豎立的小石匾,豎刻“三楚宮”三字。左門楣上有一塊石匾刻上修建時間:嘉慶六年歲次辛酉冬月吉旦。正門兩邊刻有楹聯,曰:
  廟貌控西東,湖雨岳云重絢彩;
  鄉人聯南北,楚天黔地兩關情。
  明末清初,外省的同鄉會在貴州各地都建有會館。貴陽的兩湖會館,又名壽福寺、三楚會館,建于順治年間,是所有會館中建得最早、規模最大的。黔西的“三楚宮”亦是黔西縣城的同鄉會館中建得最早、最好的!叭䦟m”之名,原意是湖南、湖北、安徽三省同鄉會,因歷史上該三省屬楚國屬地,故名“三楚”。其實內中也蘊含了反清復明的意思!妒酚洝ろ椨鸨炯o》中有“楚雖三戶,亡國必楚”之語,《阿房宮賦》中有“楚人一炬,可憐焦土”之語,表達了弱小民族打敗強大壓迫者的決心和氣概!皦鄹K隆币酁椤皦鄯鹚隆,取長壽福祿、佛祖保佑之意。民國初年,兩湖會館曾為貴州自治學社黔西分社社址。
  明清時期的同鄉會館都建有戲臺,借演戲劇宣揚家鄉風土人情,也借此聯絡同鄉、交流感情!皟珊䲡^”戲臺也叫萬年臺,是黔西所有同鄉會館戲臺中最具特色的。戲臺前的四根大木柱上分別刻有兩副楹聯。
  其一曰:
  看來離合悲歡,假笑啼中真面目;
  演出忠孝節義,新聲歌里舊衣冠。
  其二曰:
  霓羽弄新腔,看鳳翥鸞翔,神傳衡嶺;
  地買遺妙枝,聽江聲水調,響徹黔云。
  世事滄桑,“兩湖會館”的主體建筑早已蕩然無存,只留下萬年臺。該戲臺是目前省內僅存最為完美的深浮雕木構建筑,戲臺前沿上方的浮雕圖案有《荊軻刺秦王》《完璧歸趙》《將相和》《楊廣逼宮》等古裝戲的人物造型,其雕刻技藝精湛,人物栩栩如生。三面檐枋上是鏤空的龍鳳圖案雕花板,其工藝水平十分精美。據專家考證,萬年臺不論是從造型還是設計上都是國內戲臺中少有的上乘之作,其歷史價值和藝術價值首屈一指。萬年臺于1981年被列為“黔西縣縣級文物保護單位”。
  2003年萬年臺得到修繕。如今,修繕一新后的戲樓以古樸新穎的面貌展現在世人面前,重現了昔日的風彩和輝煌。

  印山浮玉和詩社
  在九獅環抱的東郊田壩有一座小丘名印山,又稱印盒山。清康熙《貴州通志》稱“印山毓秀”,《黔西州志》譽之為“印山浮玉”,被列為“黔西古八景”之首。明末“黔陽王”、清初水西宣慰使安坤的岳父皮熊曾作詩贊頌:“綠水托白玉,環屯柳成蔭。荷池繞亭閣,花下魚自寧。朝吟隨霧散,夜火留書聲。水西多奇景,印山甲頭名!鄙缴辖ǹw,又稱“奎樓”,是當時黔西城的最高樓?鼧菆A形八柱三樓,六角翹檐,翹檐角尖有風鈴,四圍有水池種荷,植垂柳。民國末期柳樹粗約兩人合圍,奎樓掩映在荷池碧水綠柳之間,實在是文人雅士邀約閑吟不可多得的好去處。
  乾隆三十二年(1767),州人趙文光與高文亮兩進士發起,在印山魁閣創建詩社名“印山詩社”,州之名士劉應華、史純武、史宗賢、謝揚聲相與定期酬唱。詩社同仁常邀集州之文人雅士和流宦名賢定期登樓吟唱,集會賦詩,留下許多佳篇名作。如陳旭(正安人,康熙四十二年舉人,曾任黔西州訓導)詩曰:“花樓通碧落,登眺遠離城。彩筆從空掃,青云傍足生。鈴搖風外響,窗映月邊明?~緲身何似,宛若天上人!敝萑藦垷ǎㄓ赫迥甓∥纯婆e人,官知縣)詩曰:“高吟揮彩筆,潑墨漬銀河。氣象終南勝,光輝月殿多。六鰲浮欲動,七極對如何。獨在青云上,千山似水波!
  道光十年(1830),江西東鄉吳蘭雪(又名吳嵩梁,嘉慶年間舉人)出任黔西知州。吳蘭雪青年時期以詩文著稱鄉里,未出任黔西知州前,已是詩譽滿京都,他的詩被來華的朝鮮人索去作詩佛設詩龕供奉。吳蘭雪來到黔西,得知州之文士多好詩,便重振印山詩社。他捐廉俸,添置桌椅,購置詩箋、詩簡、紙墨筆硯于奎樓,詩人云集,詩社盛況空前,黔西山水民俗、風情活現在詩人筆下。吳蘭雪在任知州期間,寫有詩《州廨后即獅山、舊有草亭、可以觀稼》:“官閣如村舍,開門即后山。緩行紅樹下,深坐翠微間。谷暖群鶯出,田平一鷺閑。遙觀禾鋤者,臼暮踏歌還!庇旰筇で嘀廖鏖T橋,有石崖臨水,地甚平曠,徜徉其間,兩巖雜花盛開,燦若錦繡,顧而樂之。五律選一:“桃塢紅成海,梨花白照天。一彎芳草路,十畝菜花田。詩和惟彭澤,圖成即輞川。歸耕吾未果,惆悵聽啼鵑!薄洞汤婊ā方^句一首:“嫩朵繁枝劇可憐,亂山深處馬蹄前。水西已悔尋春晚,辜負青旗買酒天!薄毒溶娂Z》俗稱“紅刺果”一絕:“方言曾傳解軍饑,秋深尋子愛離離。山間富貴人間少,紅綴珊瑚十萬枝!
  吳蘭雪還邀集州人史勝書、張琚瞻仰修文陽明洞,登遵義太白樓,憑吊奢香墓,詩曰:“慚愧筱驂迎送遠,旌旗半卷出龍場!痹凇读魟e播州諸同好》中曰:“忽唱驪歌仆在門,低頭無語對離樽。篋中畫稿兼詩稿,足底云痕雜蘚痕。良友訂交堪共命,名山欲別合銷魂。酬知有淚無多酒,悔種癡情不斷根!眳窃娭杏小八鞴适掠浬菹,戈馬前朝舊戰場”!熬朋A路開山失險,一坯一拜土留香。崇祠未建吾滋愧,衰草殘煙淚兩行”。史勝書寫有“新詩敢理宣成句,壽酒初斟太白樓”寫“隨意自來還自去,謫仙應許續清狂”“冰心一片酬辛漸,絕句三唐比謫仙”“楊柳連江猶帶雨,芙蓉出此尚含煙”等詩句。
  印山詩社開一代詩風,繼往開來,詩人們在萬山叢中,在深箐崎嶇路上,豪情滿懷,詩興大發,風流雅趣,盡在吟唱中。道光年間,印山詩社進入鼎盛時期,詩社的《水西雜詠》《印山詩稿》北京圖書館有藏本,吳蘭雪的《香蘇山館詩鈔》北京大學圖書館有刻本尚存,《黔中二子詩鈔》貴州省圖書館有藏本。(作者系黔西縣政協退休干部)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姓名:
評論:
(字數不能超過300個)
                               剩余字數:
本類熱點
苍月十字架如何赚钱 手机炒股的app叫什么 腾讯分分彩杀一码公式 安徽25选5开奖公告 甘肃快3开奖走势图近二十期 3d杀码专家 产业基金配资比例 香港图库300 云南快乐10分前三组走势走势图 北京赛车软件苹果版 北京快三一定牛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