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紅色記憶 >> 畢節革命前輩寧起枷
畢節革命前輩寧起枷
作者:文|翟顯長  發布日期:2020/1/8 閱讀次數:
畢節草原藝術社活動地之一的陜西廟(資料圖片)
  林青烈士生前的親密戰友
  寧起(也有資料寫作“啟”)枷,1916年12月出生在老畢節城“鎮南門”百花山入口“寧家龍門”,是寧漢戈(又名“啟鯤”或“起鯤”)“相依為命”的弟弟,是林青的中學校友。1933年寒假期間,林青、繆正元、秦天真發起成立“畢節草原藝術研究社”,“寧家龍門”寧漢戈、寧起枷、寧必恭(女)都成為“草原社”骨干,積極靠攏黨組織,從事秘密革命活動,參與了1934年2月中旬春節期間在珠市路“川祖廟”舉行的大規模公演———“意氣風發的成千青年男女,第一次/唱起無產者的心聲——《國際歌》/唱起戰斗的進行曲——《“草原青年”之歌》/打破千年沉寂的一聲春雷喲/激蕩人心,震撼山河/男女同臺演出《暴風雨中的七個女性》/撕碎封建禮教的面紗/把豪門鄉紳的肚子氣破”(寧漢戈《高原之鷹》第七章“轉移”詩句)。
  1934年冬,表哥高紹彝從畢節調遵義任電報局局長,寧起枷便到其手下當練習生。有一天,寧起枷在街上邂逅已經擔任貴州省工委書記的林青,此時林青正在遵義尋找紅軍和黨中央——“林青姨母家住遵義丁字口/地下工作時你曾在姨母家掩藏”(寧漢戈詩句),此后二人在遵義交往密切。得到寧起枷的幫助,林青順利成為遵義電報局巡線員。按照林青的要求,寧起枷將電報局的公函信紙偷偷蓋上公章,秘密攜帶出來,交給了林青。后來這些公函信紙在戰場上發揮了重要作用——當時電報局收發電報不是用報機,而是用電話;收報時,對方念電報號碼,記下后譯成文字送給收電人,發報時也是先將文字譯成電碼打出去——很有可能,就是利用這些蓋了公章可以到處去查線的公函,林青在遵義黑神廟附近截聽了敵人的電話,從中了解到包括吳奇偉司令部所在具體位置等重要信息,及時發送軍委二局,為紅軍襲擊吳奇偉司令部并最終取得桐梓大捷做出了特殊貢獻!澳銥辄h做了一件大好事!焙髞,秦天真同志的愛人熊蘊竹(1918—1968,從畢節城走出的女革命者)曾代表組織向寧起枷表示感謝。
  還在畢節時,高紹彝便知道林青是共產黨人,是“危險分子”。為阻止寧起枷、林青繼續往來,他便讓寧起枷回畢節另謀職業。兩人告別時,林青囑咐寧起枷:“回畢節好好工作,如果紅軍到畢節,就配合紅軍做些工作,省工委可能派人去幫助你們!彪x開遵義后,寧起枷先到貴陽舅父家住了一段時間,四處謀職。偶見報上登載國民黨貴州第四區行政督察專員公署招考錄事(一般職員),他便去應考,結果考中了。1935年3月,寧起枷又回到了畢節;禺吂澓,作為“草原藝術研究社”文學組“讀書會”重要成員的寧氏兄弟,在“楊家公館”內林紹銘(楊府親戚)家組織了一個黨的外圍組織——“我們的讀書室”。這個“讀書室”的建立和“草原藝術研究社”的繼續活動,使黨在畢節又重新活躍起來。
  1936年暑假,為了宣傳抗日,貴州省工委交通員徐健生回到畢節城,應愛國進步士紳、縣參議長劉端緒之邀,參加其組織的“民眾俱樂部”,任體育股負責人。徐健生介紹寧氏兄弟加入“民眾俱樂部”體育股,在地下黨組織的領導下繼續從事革命工作:“它(球隊)在俱樂部里起領導和骨干作用,是黨的外圍組織,參加的主要有寧起鯤、寧起枷、林紹銘、林小松和我。我們就以打球為掩護,進行黨的工作……這個俱樂部的領導權,實際上全部被我們掌握了。我們在這個俱樂部里進行了黨的活動,教育了群眾,有些人后來先后參加了黨,收到了很好的效果!保ㄐ旖∩蛾P于貴州地下黨的情況》)

  盧志英烈士在畢節的得力助手
  “紅軍長征到達貴州,黨中央派盧志英為貴州軍事特派員,偵察敵情,送遞情報!保▽幤鸺稀懂吂澋幕貞洝罚!1935年3月,莫雄正式上任畢節專署專員兼畢節縣縣長,其實是一套人馬、兩塊牌子,畢節專員公署即畢節縣政府。專署有民政、財政、建設、教育、總務5個科和繕校室!保ㄒ巨r《畢節第一任專員莫雄》)寧起枷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考調任職的貴州第四區行政督察專員公署,會是曾經在江西德安幫助過中央紅軍的原班人馬——“自我到德安上任后,嚴希純(1879—1965,貴州印江籍著名書法家嚴寅亮第三子,曾在惲代英、肖楚女領導下從事革命工作,1923年前后入黨,系南京中共河海支部成員之一)不時從上海來‘做客’,每次來都找劉啞佛(1926年“三·一八”慘案劉和珍烈士胞兄,中共上海特科成員,1939年被捕犧牲)、盧志英、項與年(1894—1978,1925年入黨,電影《英雄無語》主人公)去密談。嚴希純除了到德安外,還往來于南昌、南京之間,我司令部及專署內的共產黨組織是秘密接受上海地下黨領導的!保ā赌刍貞涗洝罚┰谀圻@位“讓共產黨當家”(自傳內“從江西到貴州”小標題)的專員、畢節縣長、保安司令身邊,還有共產黨員劉啞佛(主任秘書)、黃貺書(莫雄私人秘書,共產黨員)等!專署第二號人物——擔任保安司令部參謀長、專員公署科長的盧志英,會是中共上海特科的重要干部、黨中央委派的貴州軍事特派員!“莫雄一如既往,與我黨派去的同志合作得非常好,委以重任,放手工作。在畢節專署中,許多重要的人事安排都由盧育生(盧志英原名之一)同志決定,盧育生同志得以在許多部門安插共產黨人,搜集情報!保ā懂吂澋幕貞洝罚
  “盧育生同志利用其公開的合法身份,廣泛與各階層人士接觸。他時而西裝革履,時而長袍禮帽,有時又身著戎裝,十分活躍”,得知寧起枷是畢節本地人后,“主動找我談話,詳細了解畢節的社會情況,如軍閥、土匪的武裝力量如何?土豪劣紳占有土地、財產狀況、武裝力量又如何?有哪些知名人士、政治態度如何?知識分子的動態等等。此后又安排我在繕校室繕寫公文!保ā懂吂澋幕貞洝罚┮粋“滴著細雨的傍晚”,寧起枷領著“已為中國人民的解放奮斗了十年”的盧志英來到“鎮南門”“寧家龍門”家中,介紹兄長寧漢戈與盧志英認識。此后盧志英常來“寧家龍門”與兄弟倆談心,“從個人的身世談到國家的命運/從辛亥革命談到紅軍的長征/我們已經彼此信任,心心相印/我們真佩服這位年輕的兄長/德才兼備,文武雙全/又是那樣平易近人,和藹可親/每當目送他那高大的背影消失在茫茫黑夜/我們總會感到,在那層層夜幕后面/就是五彩繽紛的光明”,“從他的身上,我們找到了中國的希望所在/從他的身上,我們看到了盼望已久的光明!保▽帩h戈《雨花魂》第八章“烏蒙磅礴走泥丸”詩句)
  “1935年秋天,盧育生同志找我和寧漢戈同志商量,要我們找一個政治上可靠的人幫忙寫密件,傳遞情報。最后,決定由我做這個工作。在林紹銘家里,盧育生同志耐心地教我寫密件。學了一段時間,我掌握了方法。把他交的材料密寫好,再交還他,至于寄往何處,我就不知道了。做了一段時間,我感到忙不過來,便介紹尹司農同志參加這項工作。盧育生同志親自找尹司農談話,幾天后,尹司農便到專署和我一起當文書。密寫工作從此由尹司農同志負責。盧育生同志還在專署里安排了一個地下黨員,秘密為他收發電報,搜集各種情報,使他能盡快地了解國民黨軍隊的行動和分布狀況以及紅軍的動態!保ā懂吂澋幕貞洝罚拔矣杀R育生同志安排在繕校室,繕寫專署公文,為盧育生提供情報。跟我一起繕寫公文的還有寧起枷!保ㄒ巨r《畢節第一任專員莫雄》)
  莫雄是帶著特殊使命來畢節任職的:根據情報,在作為川、滇、黔三省交界的畢節周邊,聚集著中央幾千“共匪”傷病員;蔣介石給莫雄布置的任務,就是要剿滅這些“殘匪”。莫雄到畢節任職后,寧起枷、寧漢戈、尹司農(畢節城區小橫街人,初中畢業后參加中共畢節黨支部外圍組織“草原藝術研究社”和“我們的讀書室”相關活動。1934年冬,尹司農在畢節協助盧志英做了不少革命工作。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后,他曾任遵義市政協副主席、貴州省黃埔同學會顧問、貴州省政府參事)等,按照盧志英的指示,立即聯系地下黨組織,火速通知畢節周邊紅軍傷病員轉移到安全地帶。莫雄、盧志英等又謊報軍情,告訴蔣介石“業已肅清流竄之殘匪”。此時蔣介石正被中央紅軍主力部隊折騰得暈頭轉向,根本無法核實相關情況。
  經寧起枷介紹,在畢節城,除寧漢戈外,盧志英還認識了住在“楊家公館”內的林紹銘!氨R育生同志性格爽朗、平易近人,我們之間很快便無所不談。有一次到林紹銘家中,他意外發現了‘我們的讀書室’的書刊,非常高興,便馬上了解我們開展活動的情況,并要求參加。他積極支持這一活動,親自開列書目,匯錢到上海訂購書刊,有《原始共產主義社會》《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辯證唯物主義》《唯物史觀》等等。從書目可以看出,他想從基本理論上提高我們對馬列主義的認識。他的加入,使‘我們的讀書室’活動開展得更有生氣。我們每個星期日在林紹銘家聚會,交換讀書心得,暢談天下大事。盧育生同志常常來參加這種座談會,以他淵博的知識結合豐富的革命斗爭經驗,給我們講解馬列主義基本理論,分析國內外形勢。在我們眼里,他是一位多么成熟的共產黨員呀!但是除了與我們無所不談外,跟別人來往,他卻極有分寸、慎重小心,顯示出豐富的地下工作經驗!钡玫綄幨闲值艿膸椭,盧志英在畢節的工作如虎添翼:“志英的身邊聚集起一批進步青年/為他的工作帶來極大的方便/林紹銘為他搜集情報/寧起枷給他管理文件/尹司農為他抄寫電文/我常常帶他去周圍的農村/了解風土人情,觀察地形地貌/為紅軍的到來準備周全!保▽帩h戈《雨花魂》第八章《烏蒙磅礴走泥丸》詩句)
  1935年夏天,盧志英告訴寧起枷:“我的太太要來了,請幫我找間房子!睂幨闲值芊浅8吲d,幫忙解決了問題!皟商煲院,盧嫂來了/齊耳的短發,和藹的笑容/懷抱著不滿周歲的嬰兒/聽說,她是一個醫生!保▽帩h戈詩句)一個星期以后,盧志英說要送母子倆回老家山東,離開了畢節。后來才知道,他們是去接應紅一方面軍的一批傷員,把他們送到云南邊境,而就在這次執行任務再次遭遇強敵時,盧志英“從育民懷中奪下兒子/向西山峽谷飛奔/他把心愛的小容放在一棵棗樹杈上/自己迅速地躲進密林”。兒子不滿周歲即不幸遇難,盧志英、張育民用親生骨肉換取了8位戰友的生命。
  1936年初的一天,盧志英找寧起枷談話,說紅二、六軍團正向黔西、大定(今大方縣)、畢節方向轉移,希望寧氏兄弟能留下來,待紅軍到達畢節時參加紅軍。盧志英還給了寧起枷一支手槍,讓他注意城外一些客棧的過往行人,如發現黔西、大定或其他鄰縣來的有紅軍便衣偵察員跡象的人,立刻告訴他,以便采取措施,加以保護!凹t軍數十萬大軍浩浩蕩蕩,正殺奔你們畢節而來!”把這個喜訊告訴寧起枷時,盧志英一面說一面放聲大笑——“他說話時的神態,我至今記憶猶新”(《畢節的回憶》)。
  從2月9日進駐至2月27日退出畢節向安順地區轉移,紅二、六軍團共在畢節住了18天之久!安菰囆g研究社”和“我們的讀書室”的許多成員,帶頭組織群眾為紅軍籌糧、籌款、置藥,踴躍參加紅軍。在此期間,寧氏兄弟參加了組建貴州抗日救國軍的一些活動。紅軍離開畢節十幾天后,盧志英又回到畢節,來到“寧家龍門”與寧氏兄弟餞別:“又是一個細雨紛紛的夜晚/志英來到我家向大家辭行/幾杯薄酒,幾碟小菜,戰友暢飲/真舍不得離開大家/舍不得離開你們/這些革命的好弟兄/但黨需要我們/投入新的戰斗/我們只有奮力前行/親愛的同志們,等待我們的/是多么波瀾壯闊的斗爭!保▽帩h戈《雨花魂》詩句)盧志英說自己任務已經完成,要回上海工作,問寧起枷能否隨他前往。因工作需要,寧起枷必須留在畢節堅持斗爭,只能由尹司農跟盧志英回上!髞,尹司農由盧志英秘密吸收入黨,為黨做了不少工作。

  杰出的圖書發行專家
  1937年,寧起枷與地下黨員和進步青年共同發起,創建了畢節“群益書店”。也就在同一年的11月份,經貴州省工委畢節黨支部負責人徐健生介紹,他與哥哥寧起鯤一起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在“群益書店”,寧起枷派人去廣州、桂林、貴陽等地的“生活書店”采購了不少進步書刊,其中有《論持久戰》《新民主主義論》《魯迅文集》等,解決了許多青年追求進步卻無處去借書、去買書的問題。
  另據2003年9月出版的《畢節地區志·文化藝術新聞出版志·社會文化團體》第一章第一節“民國時期的文藝社團”記載:1938年秋,國民黨軍政部第八補充兵訓練處政治部在“邱家花園”(原畢節縣政府,今“三江花園”內)成立“孩子劇團”,中共畢節縣工委派地下黨員寧起枷、邱在模、邱在陵、陳國樞、周鼎祥和黨外積極分子參與其中。除在畢節城區演出街頭劇《難民曲》《打東洋》《打城隍》和舞臺劇《流亡曲》外,1939年春還到大定、黔西、水城等縣巡回演出。每到一地,劇團都要張貼標語,散發傳單,演唱抗日歌曲,進行抗日宣傳講演。
  再據《畢節一小校志》相關資料記載,從1937年9月到1939年7月,寧起枷曾在校擔任語文、體育、音樂教師,后因革命需要離開畢節。
  1940年,寧起枷在重慶“生活書店”任職員;1943年,他在重慶“國訊書店”任職員;1944年到1946年,他在重慶、上!斑M修出版社”任經理;1946年下半年到1949年9月,他先后在煙臺、大連、濟南“光華書店”任營業部主任、經理。因為掌握、精通圖書發行工作,從新中國成立后一直到1977年,他先后擔任貴州省新華書店經理,新華書店總店計劃處副處長、一處處長、辦公室主任。1978年至1983年,他調北京任國家出版局版本圖書館館長、顧問。
  離職休養后,寧起枷曾回過畢節一次,替哥哥將回憶林青烈士及其革命戰友英雄業績的《高原之鷹》(1991年7月由山東文藝出版社出版)分贈親友同學。去世之前,他克服身體病痛,撰寫或者口述,留下了《憶林青同志》《憶周素園》《畢節的回憶》等文章,為研究畢節早期革命歷史和紅色文化奉獻了珍貴史料。1993年9月,77歲的革命老人寧起枷在北京逝世。(作者系畢節二中教師、資深文化人)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姓名:
評論:
(字數不能超過300個)
                               剩余字數:
本類熱點
苍月十字架如何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