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紅色記憶 >> 貴州地下黨廣西梧州聯絡站
貴州地下黨廣西梧州聯絡站
作者:文|翟顯長  發布日期:2020/2/28 閱讀次數:
1935年,葛天回夫婦與熊氏母親在梧州廣西大學鶴山洲教授宿舍合影。(資料圖片)
1950年初,省政府秘書長徐健生(前排右一),中共貴陽市委書記、市長秦天真(前排右二)等到貴大看望葛天回(后排右四)教授,在花溪公園合影。(資料圖片)
  貴州地下黨廣西梧州聯絡站,雖然只存在了短短8個月——從1935年9月到1936年4月,卻在貴州革命史上留下了深遠影響。這個革命火種的中轉站,在貴州地下黨危難關頭接納、掩護了秦天真、徐健生、劉茂。ㄑ┤敚┑仁」の蓡T,在保存革命有生力量的同時,還在廣西大學貴州籍學生中發展了夏國佐、高昌華等同情、支持革命的進步青年,為黨組織輸入了新鮮血液。秦天真、徐健生等共產黨人對葛天回教授一家知恩圖報,葛教授一家無私資助共產黨人建立地下聯絡站,共產黨人與民主人士相濡以沫、同甘共苦,堪稱貴州黨史上一段佳話。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參照不同參與者的回憶和記述,完整呈現貴州地下黨廣西梧州聯絡站這一段歷史,讓后人感受早期共產黨人進行革命斗爭的艱難、革命歷程中革命者曾經有過的慘痛犧牲、革命者本人及其家庭的艱辛付出、民主人士進步人士對革命的積極支持擁護,從而攜手共進,更加珍惜今天我們全社會來之不易的和平、穩定、安寧和團結!

  關鍵時刻 果斷決策
  1935年1月,中央紅軍長征進入貴州后,林青為尋找紅軍與黨取得聯系,從貴陽、榕江、思南等地輾轉到遵義,住在“丁字口”其姑媽家。
  在紅軍召開的一次群眾大會上,林青巧遇在上海同獄的難友吳亮平(1908—1986,1927年入黨的老黨員,著名無產階級政治活動家、馬克思主義理論家和翻譯家;時任紅一軍團地方工作部長、中央縱隊秘書長)。老友相見,擁抱敘舊,林青講述了畢節、貴陽地下黨的大致情況。吳亮平聽后驚喜萬分,同林青相約次日再見后,立即向上級匯報了情況!
  第二天晚上,吳亮平把林青帶進了一間茅草屋。屋內坐著一個大人物,正在秉燭夜讀——當年他叫“羅邁”,也就是解放后曾任中央統戰部部長的李維漢(1896—1984,湖南長沙人;1916年考入湖南省立第一師范學校,與毛澤東、蔡和森等校友結識,一起創建新民學會;1919年赴法國留學,參與中國共產黨旅歐支部的籌建工作,成為最早的黨員之一;八七會議后,一度擔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成為黨主要領導人之一),長征中任中央局組織部長兼紅軍總政治部地方工作部長。林青向李維漢詳細匯報了貴州地下黨的工作情況:建立了畢節“三人”(林青、秦天真、繆正元)黨支部;建立了畢節“草原藝術研究社”,舉行了公演,發動了學潮,革命活動卻遭反動當局破壞鎮壓;在畢節發展“范營長”范敬章入黨,使其五六百人槍為畢節支部所掌控;到貴陽“高家花園”建立了貴州省“九人”工委,正在開展工作……李維漢喜出望外,馬上將相關情況匯報給黨中央。
  很快,李維漢就代表黨中央承認和肯定了貴州地下黨的工作——“我們在遵義城外一個農民家中開會,經中央批準,成立了中共貴州工作委員會,成員有林青(工委書記)、鄧止戈(工委委員)、秦天真(工委委員)等,仍由林青負責!保ɡ罹S漢《回憶與研究》)根據中央政治局黎平會議建立以遵義為中心的川黔邊根據地的決議,李維漢傳達中央指示批準成立中共遵義縣委員會,縣委書記由中共貴州省工作委員會書記林青兼任。李維漢還向林青傳達了遵義會議精神,鼓勵貴州全體黨員要在白色恐怖下英勇頑強地堅持斗爭……會后,林青迅即返回貴陽“高家花園”,傳達了中共中央給中共貴州省工委及遵義縣委的指示,使貴州地下黨受到了極大的鼓舞。按照中央的工作指示,林青回到貴陽后即建立軍事小組,培養和發展黨員,壯大黨的各級組織。幾個月后,全省已有11個縣和貴陽地區10多所學校建立了縣委、支部或小組,形成以省工委為核心的黨的體系,領導全省各族人民開展革命斗爭。
  1935年4月,蔣介石委派陳惕廬(曾擔任中國共產黨高級領導職務,后叛變投敵)為貴州省黨部設計委員、肅反委員,其特務組織給貴州地下黨的生存和發展帶來嚴重威脅。7月19日、20日,貴州地下黨機關設在貴陽萬寶街的聯絡點被破壞,省工委書記林青、成員劉茂。1912—1998,又名劉雪葦,水城郎岱人;1931年貴陽中等師范學校畢業,赴上海加入左翼作家聯盟,被選為左聯第二屆執委;1933年10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35年8月底在貴陽成功越獄;1936年后在國統區從事地下工作;1937年到延安,以文集《論文學的工農兵方向》等,受毛主席稱贊賞識;解放后曾任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顧問等;《中國文藝理論家辭典》內有評介),貴州地下黨遭受重大損失,此事震動山城貴陽,震動全省地下黨組織,在貴州黨史上被稱為“七•一九”事件!捌•一九”事件發生后,秦天真即安排邱照(徐健生)等共產黨員到鄉間暫避,并果斷下令停止外圍組織的一切活動。而他自己仍留在貴陽,謀劃營救被捕同志。
  “梧州廣西大學,高昌華和孫師武在那里。那里是我們找到秦天真同志的一個聯絡點。這個聯絡點只有高昌謀、高昌華、秦天真、徐健生、孫師武、尹素堅知道!•一九’事件后,高昌華、孫師武到廣西大學。他們早就清楚我們是共產黨人,堅決支持我們。他們在關鍵時刻曾和我們約定:你們危急時,可以到梧州廣西大學來,我們可以起點作用,掩護你們。我們建了這個聯絡點!保ā顿F州黨史資料》第五輯節錄)對建立貴州地下黨梧州廣西大學聯絡站的原因和背景,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曾任貴州省人大常委會主任、省顧問委員會主任的徐健生在《關于貴州地下黨的情況•我和秦天真在梧州廣西大學》中留下了上述記述。
  1986年第3期《貴州黨史資料通訊》,收錄了畢節革命老人孫師武(1909—1998,今畢節金海湖新區小壩鎮漢屯村人,家庭經濟條件相對富裕;1933年冬,從省立模范中學〈今貴陽一中〉放假回家的孫師武,作為主要捐資者,與從上海轉回畢節開展工作的林青、繆正元及在畢節縣中學教書的秦天真共同建立“草原藝術研究社”,宣傳抗日救國思想;1935年考取梧州廣西大學。1938年,孫師武同家族中共產黨員孫煊一道,在家鄉創辦貴州省第一所“抗大式”學!徖镄W;生前曾被吸收為畢節縣政協委員、常務委員)的《貴州地下斗爭回憶》。在這篇回憶錄中,孫師武也記述了成立貴州地下黨梧州聯絡站的更多具體情況:
  “七•一九”事件后,大家必須馬上離開貴陽,分散隱蔽。7月22日,我約高昌華一起,離筑(貴陽簡稱)到梧州,準備考入廣西大學,以便地下工作同志危急的時候,有個退路。秦天真同志希望我們在那里建立一個聯絡點,便于疏散轉移貴州地下黨的同志。我們為什么會想到去廣西呢?因為貴州省教育考察團到廣西大學參觀回來,介紹說,畢節有個葛天回在廣西大學當系主任,所以,我們決定到廣西大學找葛老先生(葛天回時年38歲)。
  我和高昌華在葛家住了一個多月,才參加考試?荚嚭,葛老師向校長馬君武(1881—1940,國民黨元老,中國同盟會章程八位起草人之一,近代獲得德國工學博士第一人;著名政治活動家、教育家、舊體詩詩人,曾任孫中山革命政府秘書長、廣西省省長、北洋政府司法總長、教育總長等職,創辦廣西大學并擔任首任校長)說,我們貴州人才少得可憐。馬君武就給改卷子的人說:“把這兩個人分數放寬一點!庇谑,我和高昌華就考取了廣西大學,這里,就成了貴州地下黨的一個聯絡點。我們雖然在廣西大學讀書,心中總是惦記貴州地下黨的情況。
  成立貴州地下黨梧州廣西大學聯絡站,正是秦天真、徐健生等貴州地下黨領導同志在“七•一九”事件嚴峻形勢下因地制宜相時而動的隨機應變之舉。

  風雨如磐 同舟共濟
  失去組織聯系的中共黨員董亮清在獄中當看守,決定幫助林青、劉雪葦越獄。但他一次只能押解一個人,越獄的機會也只有一次。董亮清和他們商量時,林青告訴劉雪葦,自己被打成重傷,身體不能恢復,出去對革命事業也不能再做貢獻。林青以省工委書記的名義,決定劉雪葦一人越獄。預定時間來臨,林青竭盡全力搖響獄窗,大聲喊叫,把監獄看守吸引到自己身旁,幫助劉雪葦越獄。劉雪葦越獄成功后,國民黨特務對林青下了毒手。1935年9月11日,林青作為“共黨要犯劉應生”在貴陽被國民黨貴州綏靖公署警備司令部下令槍殺。壯烈犧牲時,林青年僅24歲。
  劉雪葦出獄后,即按秦天真安排,從貴陽到梧州廣西大學尋找孫師武、高昌華。得到高昌華資助,劉雪葦逃往上海(《世紀伴侶》內有相關敘述)。而秦天真、徐健生等貴州地下黨的負責人,也相繼來到梧州。以下是孫師武老人的回憶:
  1935年9月,我正在教室聽課,工友跑來喊我說:“有個貴州來的人找你!蔽医o老師請個假,下樓來一看,是劉雪葦。我把軍訓用的皮帶、綁腿打好,像軍人一樣走了出來,把劉雪葦安頓在梧州碼頭一個小旅館里。劉雪葦又講了他越獄的經過:有個看守叫董亮清,帶他出來解手(溲);這個看守將帽子、槍支、子彈丟掉,兩人就翻墻跑了;出來后,秦天真告訴他,孫師武在廣西大學搞了一個聯絡站,他就跑到這里來了。劉雪葦走后,大約在10月份,秦天真也到梧州來了。秦來后,見了我和高昌華,告訴我們林青犧牲了,他也要到上海去找雪葦。
  1936年2月,秦天真又從上海轉來梧州。他說上海生活無著,想回貴州。我在梧州找了一個旅館。住了兩個多月,他沒有到廣西大學來。4 月底,徐健生也到梧州來了。我找葛先生蓋個章把他擔保下來,安頓他住在鶴山洲的一個小館子樓上,說是準備考大學的。
  徐健生則在其遺著《關于貴州地下黨的情況•我和秦天真在梧州廣西大學》中,記述了自己到達梧州的前后情況:
  我離開貴陽去梧州時,路經都勻,在都勻中學找高言志(1911—1986,貴陽“高家花園”高廷瑤裔孫,時任省工委成員。1934年6月參加革命工作,1935年2月加入中國共產黨。高言志利用其特殊身份,不惜冒生命危險為黨工作,在后勤、事務、情報、經濟等方面做出了可貴的貢獻。1981年9月至1983年1月曾任貴州省財政廳顧問),他給了我十幾元錢作路費。我從都勻坐汽車到柳州,又從柳州坐船到梧州。我把行李放在旅館,就去廣西大學找孫師武、高昌華。我剛走上他們的宿舍樓,就在樓梯上遇見孫師武、高昌華、秦天真下來,我順利地找到了他們。當時秦天真同志是住在梧州城的旅館里。我通過孫師武、葛發聲(畢節早期地下黨員之一,1938年任畢節縣工委組織委員。1940年因欲將國民黨軍統特務楊某之妹發展入黨暴露身份,被國民黨貴州省黨部調查統計室逮捕后變節。1950年被人民政府鎮壓)找到了我的同鄉、廣西大學教授葛天回先生為我作擔保,我就在他們校園邊一家小飯店的樓上住了下來。以后我向秦天真同志作了工作匯報。秦天真當時從上;貋,正準備回貴州。
  兩個畢節革命老人的回憶互相補充,讓我們了解了貴州地下黨在梧州聯絡站開展工作的諸多歷史細節。

  慷慨解囊 無私資助
  在梧州廣西大學校園外的鶴山洲,貴州地下黨聯絡站人員與葛天回教授夫婦及家人和睦相處,其樂融融——
  “葛天回明知他們是共產黨,通過開書鋪來宣傳革命的,出于對反動派捕殺愛國人士的痛恨和對革命的同情,就冒著生命危險蓋章作了擔保!保ā妒兰o伴侶》內相關敘述)
  “8歲,貴州有一批學生來考西大,有葛發聲、高昌華、孫師武、夏國佐、陳代奎等,他們常到我家!薄9歲。并不知道貴州地下黨在梧州西大設的聯絡點,就在我們家所住的鶴山洲的小飯館里。同鄉學生葛發聲、高昌華、孫師武、夏國佐、陳代奎等都常來家。有個個子高的人大概是徐健生,把葛美(葛天回長女)扛在肩上。美妹調皮,常與叔叔們暗抽坐椅開玩笑。一位叔叔在她的紀念冊上寫道:‘開玩笑時盡可以抽人家的坐凳,工作中絕不能拆人家的臺!’”(葛真《哺育深恩猶未報》)
  當時貴州地下黨的工作條件極為困難,活動經費得由高言志這樣的共產黨員,由孫師武、高昌華這樣同情、支持革命的大學生提供。而這些大學生的經濟來源,只能是其境況相對較好的家庭。就在這樣的艱難困苦中,一子五女、妻子在家待業、還要贍養繼母熊氏的葛天回教授,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圍內,為聯絡站提供了雪中送炭的經費支持——
  “當時秦天真改名余漢生,邱照改名徐健生。他們身上沒有錢,我家里每年也只寄兩百余元,而秦天真住旅館一天要花一元多。錢不多,我就向葛師母三十二十的借,家中寄來就還。我們決定三人一起回貴州。我向葛師母借了80元,只夠兩人路費。秦就說,他和我先走,到畢節可找徐的父親寄路費給徐,徐再走。于是,我把徐健生交給高昌華,自己借故休學,與秦一起回貴州。到了都勻,高言志在都勻師范當會計,秦就留在高言志那里了。高言志給了我30元,我就經貴陽回畢節,找到徐健生的父親,給徐寄了幾十元,叫他回畢節!保▽O師武)
  “我們商量后決定一起回貴州。我們沒有路費不能走,就去找孫師武、高昌華商量,最后決定秦天真先走。我等高昌華找到了錢,加上葛發聲從葛天回先生那里湊來的一些錢,才離開那里,回到貴陽、畢節活動。我和秦天真同志的處境是極端困難的,衣食住行都靠朋友。我的同鄉葛天回先生一家給了我們很多幫助。孫師武也是學生,他就去找葛師母借,家里寄來再還。秦天真同志走時,路費不夠,也是孫師武向葛師母借了一些。還有一位夏國佐同志,在梧州廣西大學我才認識兩三個月,我們從梧州一起回來。他慷慨地答應我的要求,歡迎我到他家暫時住宿,我就把行李放到他家。當敵人追蹤我的時候,我就跑到其家住,第二天才從他家脫險逃走了!保ㄐ旖∩
  在梧州,除支持地下黨員徐健生300大洋外,貴州學生經常在葛家住宿、吃飯,并常得到葛師母的接濟。(《世紀伴侶》內相關敘述)
  在廣西大學任教期間,中共貴州地下黨人邱照等到梧州進行革命活動,葛天回熱情為其租賃住房作為黨的秘密機關,并資助活動經費。(2000年4月出版《貴州社會文明的先導——歷代著名教師》安永新文章,《畢節地方志•人物志》糜崇習文章)“我和秦天真同志處境是極端困難的,衣食住行都靠朋友。我的同鄉葛天回先生一家給了我們很多幫助!毙旖∩鷮懺诨貞涗浿械倪@幾句話,表達了他和秦天真對患難與共的“朋友”們尤其是畢節“同鄉葛天回先生一家”的由衷感激。

  知恩圖報 相濡以沫
  隨著秦天真、徐健生等相繼離開,貴州地下黨梧州聯絡站活動自然終止——
  “1937年我返校復學,秦天真也要到上海,于是我們三人同路。到了梧州,才知道馬君武校長換了,葛老師已到廣州中山大學去了。我找不到著落,就與他們一齊坐船經香港轉上海!保▽O師武)
  1937年,孫師武帶秦天真、毛景周三人到梧州時,才知道馬校長換了,葛老師已到廣州中山大學去了。他們無法落腳,就坐船去了上海。(《世紀伴侶》內相關表述)
  貴州地下黨梧州聯絡站停止了革命活動,葛天回教授同共產黨人的交往卻沒有間斷——
  1942年秋,貴州大學成立,葛天回回到闊別30年的家鄉,擔任貴州大學土木系教授兼系主任。1944年秋,葛天回教授應畢節富商、私立弘毅中學(畢節一中前身)董事長劉熙乙盛情邀請,回畢節擔任學校歷史上第四任校長。他從貴陽帶來的一批優秀教師中,就有自己昔日的弟子——廣西大學的進步學生夏國佐、高昌華。夏國佐曾任弘毅中學教務主任,是葛校長抓教育教學工作的左膀右臂,解放后任省畜牧學校校長。高昌華曾任弘毅中學體育教員,解放后任貴州大學、昆明工學院教授。
  九死悔猶未,蜷然戀故秋。
  寸心思撥亂,何處覓同儔?
  水為出山濁,鋼化饒指柔。
  伊誰如晦夜,風雨話幽憂?
  這是葛天回教授作于1946年的五言詩《感懷》,抗戰勝利后,國家很快又陷入了黎明前的黑暗。這一年的上半年,畢節地方反動勢力異常猖獗。進步教師高昌華、夏國佐等,因白色恐怖先后離校。國民黨畢節縣黨部派“教員”來校監視,又在學生中發展三青團員,成立反動黨團組織。葛天回因為倡言民主,被縣黨部列為50人抓捕名單的第一名,憤然辭去弘毅中學校長職務。下半年,葛天回轉任畢節縣立中學校長,校址由老畢節“新村路”(原畢節衛校附近)遷入虎踞山下“劉家祠堂”,長子葛真考入貴州大學機電系。(《世紀伴侶》內相關表述)
  1947年春,貴州大學工學院院長竺良甫教授邀請葛天回重返貴大任土木系主任。經過葛氏苦心孤詣的努力,貴大土木系很快得以恢復。1949年,解放軍向全國進軍的捷報頻傳,人心盼望早日獲得解放。在短短幾個月里,葛天回閱讀了毛澤東的《新民主主義論》等大量進步書籍,他說:“這里面蘊藏著救國真理。過去沒有機會閱讀,現在一兩個月勝讀十年書!庇腥藙袼V州,他卻毅然選擇留下,說:“國民黨已經垮臺!共產黨能戰勝國民黨800萬軍隊,必非偶然。共產黨會用人,我們何必走?”
  而秦天真、徐健生等貴州地下黨領導人,也沒有忘記曾經無私幫助過黨組織的葛天回教授及其家人。1950年初,貴州省政府秘書長徐健生就同貴陽市委書記、市長秦天真等一起,專程到花溪看望葛天回教授和被反動派逮捕剛出獄不久的陳述元教授(湖南益陽人,西南聯大畢業生,著名舊體詩詩人,曾任貴州大學、昆明工學院、云南民族大學教授;1951年11月曾在北京要到毛主席“貴州大學”親筆題詞),在花溪公園合影留念。當時貴州大學特別發給葛家300斤大米,葛天回說:“我不愿特殊,請把這米作為預支工資!”軍代表陳大羽同意了他的意見。以“還債”為名,秦天真又特別贈送葛天回人民幣20萬元(舊幣,面值相當于現在的20元)補貼家用。從貴大辦公室出來,走到沒有修完的圖書館前面,聽葛天回說圖書館是他設計的,秦天真覺得風吹雨打太可惜,就同徐健生商量,撥一筆經費把后續工程完成。
  葛天回1897年出生于畢節咸寧巷“一門父子兩進士”的葛家“進士第”,上海南洋中學畢業后考入交通大學唐山學校(原名“唐山工業?茖W!保⿲W習土木工程,是著名橋梁建筑學家茅以升先生的得意門生,“五四運動”期間成為交通大學3名學生請愿代表之一,大學畢業后曾任吉敦(吉林—敦化)、吉長(吉林—長春)鐵路工務員將近10年,是從畢節縣城走出去的第一位現代大學生、第一位工程師、第一位大學教授。秦天真、徐健生等來自畢節家鄉的共產黨人的信賴和器重,在葛天回身上激發出了忘我的工作熱情!“深喜年過五旬,還能看見中國復興”“國家事再小都是大事,自家事再大都是小事”,他成立路燈管理委員會,組織翻修馬路和下水道,手把手教會工人配料修筑貴州第一條水泥路——貴陽中華北路,主持修復甲秀樓、弘福寺、東山和花溪等名勝古跡,同秦天真院長一起創辦貴州工學院,以“真刀真槍”的畢業設計為貴州土木建設工程培養了不少技術骨干。在貴陽,他留下了黔靈水庫、黔靈公園、“解放貴州烈士紀念碑”等經典規劃設計,也為全省的科教事業做出了澤被后世的貢獻。(作者系畢節二中教師、資深文化人)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姓名:
評論:
(字數不能超過300個)
                               剩余字數:
本類熱點
苍月十字架如何赚钱 彩金捕鱼季免费下载 20647如意彩公开一肖 好彩3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大富豪捕鱼游戏下载 网盛棋牌app官网 宁夏11选五开奖结果组三 南粤36选7开奖走势图结果 浙江20选5大星500走势图 网上赚钱游戏 pc蛋蛋预测软件怎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