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歷史文化 >> 章太炎在畢節的逸聞趣事
章太炎在畢節的逸聞趣事
作者:文|畢節試驗區 程 紅  發布日期:2020/3/24 閱讀次數:
年輕時的章太炎(資料圖片)
  《畢節地區通志》(畢節市地方志編纂委員會編,方志出版社2019年10月出版)38頁記載:“民國六年(1917),滇黔聯軍總司令唐繼堯率部援川,進駐畢節!1917年11月,唐繼堯率部進駐畢節時,護法軍政府大元帥府秘書長章太炎亦隨同前往。
  《畢節地區志•大事記》(貴州省畢節地區地方志編纂委員會編,貴州人民出版社2004年11月出版)46頁記載:“章太炎奉中華民國大元帥孫中山委托,以護法軍政府特別代表身份,持元帥印證,取道越南赴昆明,勸說唐繼堯受軍政府調度,并隨唐繼堯到畢節,建立3省軍事總部,不久,改為靖國聯軍總司令部,指揮川、滇、黔3省!
  章太炎,清末民初民主革命家、思想家、著名學者,一生桀驁不馴,言行舉止驚世駭俗,被人視為“瘋子”“天生的怪人”。章太炎為何赴畢節?留下哪些逸聞趣事?記者鉤沉多方史料,采訪諸位方家,還原這一史實。

  西南之行
  1917年9月1日,護法軍政府在廣州成立。9月10日,孫中山就任中華民國軍政府海陸軍大元帥,痛斥北京政府拒絕恢復《臨時約法》和國會。廣州軍政府成立后,南北形成對峙局面,護法運動正式開始。
  在人事安排上,非常國會選舉伍廷芳為外交總長,唐紹儀為財政總長,孫洪伊為內政總長,張開儒為陸軍總長,程璧光為海軍總長,胡漢民為交通總長,任命方聲濤為軍政府衛戍總司令,李烈鈞為軍政府參謀總長,許崇智為大元帥府參軍長,章太炎為大元帥府秘書長,葉夏聲、馬君武、羅家衡、張伯烈、平剛等十余人為大元帥府秘書,吳景濂為大元帥府高等顧問。
  滇系軍閥唐繼堯擁護護法,在孫中山的推薦下,非常國會推舉其為護法軍政府元帥。然而,唐繼堯于9月7日、8日先后給孫中山和非常國會發來電報,謝絕出任護法軍政府元帥的職務。孫中山多次給唐繼堯發去電報婉言相勸,唐繼堯仍固執己見,不為所動。
  章太炎見此僵局,乃主動請纓,想去云南宣傳護法主張,做唐繼堯的工作。孫中山勸以“不當先去以失人望”,章太炎表示愿為護法軍政府爭取外援,到云南督促唐繼堯整合西南強大基礎,傾力北伐。孫中山最終同意章太炎以護法軍政府特別代表的身份,到西南斡旋,勸唐繼堯就職。
  章太炎西南之行,還有一個原因。中國民主革命家、曾追隨章太炎的劉禺生在《章太炎先生在莒錄》(刊發于1936年9月《制言半月刊》第25期,參見趙椿主編《唐繼堯研究文集》,云南人民出版社2011年10月出版)記載:“先生任大元帥府秘書長,薄書繁瑣,既所不屑,議事又常與展堂不洽,乃請赴滇、川等省,宣播護法之旨。中山韙之!泵駠费芯繉<椅榱钤凇稘擙堅跍Y——章太炎傳》里分析說:“太炎和漢民,遠則可以互為呼應,近處卻不免捍格糾紛。這也是他西南行的一個動因!焙鷿h民是第一批同盟會成員,是孫中山最倚重的筆桿子,說他“學問道德,均所深信”,為孫中山打理文書后勤之類事務。而章太炎對各種瑣事函電、繁縟細碎的事情,比較不屑,甚至有些反感。因此,胡漢民常常插手分外之事,也常使章太炎不悅。
  1917年9月下旬,章太炎率領議員5人、隨員2人出發,帶著元帥證書、印信和有關文件,由廣州、香港,取道越南趕赴昆明,隨行者有平剛、郭宇鏡、吳宗慈等人士。當時,章太炎易名張海泉,以順利辦理護照,躲過北京政府和法國領事的耳目,安全通過越南海防,9月25日抵達昆明。1917年9月28日出版的北京《益世報》刊載消息《章太炎已抵云南》,云“非常國會代表章太炎及議員五名已于二十五日行抵云南”。
  孫中山對章太炎親赴云南敦勸唐繼堯就職極為重視,多次發電報給章太炎,請其“速為勸駕”,“望蓂帥速出宜昌,趨武漢,下游響應者必群起”。唐繼堯熱情招待章太炎,但拒絕出任護法軍政府元帥,只愿以“滇黔靖國聯軍總司令”的名義參與護法戰爭,將除駐粵滇軍以外的七個軍與奉黔督劉顯世之命入川協同滇軍作戰的黔軍第一師組成滇黔聯軍,并自任聯軍總司令,在畢節設立行營,親自指揮滇黔聯軍進攻四川。

  輾轉畢節
  1917年11月4日,唐繼堯移駐畢節,親自督戰。隨員們直接前往重慶,章太炎任務尚未完成,為繼續爭取唐繼堯的支持,隨其轉往畢節。唐繼堯特聘章太炎為“滇黔靖國聯軍總參議”,一同前往畢節。劉禺生在《章太炎先生在莒錄》回憶道,“同行赴畢節者,尚有桂籍議員王乃昌。某次因議事與先生忤,先生乃操杖擊之”。
  出發時,章太炎口占《發畢節赴巴留別唐元帥》二首(見《章太炎政論選集》,章炳麟著,湯志鈞編,中華書局1977年出版)贈唐繼堯。
 。ㄒ唬
  曠代論滇士,吾思楊一清。
  中垣銷薄蝕,東勝托干城。
  形勢稍殊昔,安危亦異情。
  愿君恢霸略,不必諱從橫。
 。ǘ
  兵氣連吳會,偏安問漢圖。
  江源初發跡,夏渚昔論都。
  直北余逋寇,當關豈一夫?
  許將籌箸事,還報赤松無?
  第一首詩以明朝名臣楊一清[字應寧,號邃庵,云南安寧人,成化八年(1472)進士,為官五十余年,官至內閣首輔,號稱“出將入相,文德武功”,才華堪與唐代名相姚崇媲美]的事跡比贊唐繼堯,暗指唐繼堯護國起義,再造共和,使日月重光;鎮守云南,使邊境安固。第二首詩以史為喻,勉勵唐繼堯,希望其能輔佐孫中山扶義,成為西南諸將的領袖。
  當啟行時,章太炎派人特制一面很大的旗幟,上書“大元帥府秘書長”七個大字,字跡顯眼,借此表示自己雖然表面接受“滇黔靖國聯軍總參議”的職務,實際上卻沒有就職,且旗幟面積超過唐繼堯將旗三分之一,以顯示其地位更高。唐繼堯副官見此情形,急向唐繼堯匯報。唐繼堯笑而不語,還讓副官隨同章太炎先行,一路上照顧生活起居,而他自己則緩行一步。
  從昆明往畢節,章太炎行路隨興所至,或多行二三十里,或少行一二十里!墩绿紫壬谲熹洝酚涊d:“滇黔旅行,非在正站,則食宿均不便,兵站供應均設正站,故大軍尤應接站行。先生則隨興所至,或多行二三十里,或少行一二十里;且常索白蘭地酒、大炮臺酒,曰藉以驅瘴,不能得,則大怒。蓂賡乃至站,必遣詢副官長以太炎先生起居,或因逾站行,或尚未到站,故副官長常受窘,致被申斥,及抵畢節,副官長對人言:‘此行之罪受盡矣!幌壬鷮Υ烁惫匍L,頗有相當報酬,嘗為其父母題墓碑,及書應酬字,有求必應,副官長亦常以此自豪也!
  章太炎離開昆明,取道曲靖,1917年11月15日晚抵達威寧。11月16日,章太炎在威寧給孫中山發電報,報告四川軍政的情況,電文如下:
  “昨晚抵威寧,由蓂帥交到鈞處所寄劉存厚任命狀一紙。劉至今態度尚未明瞭,其不下降者抗者均有。吳(宗慈)、王(湘)兩使已入成都,現亦尚無書來。各方民黨運動,響應則尚烈也。劉事擬俟至瀘州后酌量辦理,至時當再告電。張煦于數日前宣告獨立,均與滇軍一致行動。傳聞熊錦凡與黔軍已約定響應,滇軍在自流井一帶,本迭獲大勝利,嗣因退軍不善,為敵所乘,不無損失。永川一帶,與朔軍連戰七八晝夜,已占得其第一防御線,周、鐘兩軍所部,殘留無幾。惟自七八日來,永寧一帶,電線被毀,近情因以不明。大約滇軍趕速集中瀘州,黔軍(王文華軍長于四五日前由貴陽啟程赴綦江)日內亦可開始攻擊,將來不難取得重慶,此為川中近日大概情形也。川人與滇惡感太深,各處散處之軍民,輒起而與滇軍為難,最為可慮。炳麟擬至瀘時,別設軍政府駐川臨時辦事處,請公任炳麟為臨時辦事全權委員(任命狀外加一公文)。并另文聲名,凡川中軍政、民政、財政、外交等事,由全權委員就近承商唐帥便宜處理。又電唐帥及劉,亦聲名此節。此外請任命郭同、王乃昌兩人為辦事處參贊(四勞軍使當然招致同處辦事)。如此,以五省之聯合,使四川就范圍;以軍政府之名義,使川人平意氣;則滇無占川之嫌疑,川無降滇之慚愧?梢匀谇⒋、滇兩軍,免生沖突,更可使軍政府實力及于川中。鄙見如此,乞公于得此書后,即以電令發表,約計炳麟到瀘,亦當在此前后也!保ㄒ姟秾O中山在護法時期有關川事往來電文》,載于《四川軍閥史料》第二輯,四川人民出版社)電文所報有三端:一是川軍、黔軍與北軍交戰的狀況;二是分析川滇軍政;三是請求孫中山對章太炎加以委任。因章太炎在威寧逗留時間短暫,而且山間行路,費力勞神,孫中山未及時回電。
  在畢節期間,章太炎多次做唐繼堯的工作,勸其就職,未果。1918年,“川中軍事生變化,熊克武遣使請蓂賡移節重慶,以便指揮”(《章太炎先生在莒錄》),唐繼堯乃請章太炎先赴重慶,與熊克武商量軍事。1918年1月10日,章太炎抵達重慶。1月16日,孫中山發給章太炎電報,指示他和熊克武、黃復生、盧師諦等人面商一切,并鼓勵他們破除顧忌,提兵進取。至于川中軍政人事,也讓章太炎和他們商量后密復。

  借酒澆愁
  唐繼堯和章太炎到畢節后,畢節福建商會在少白樓[畢節名廚李春庭于清朝光緒二十五年(1899)創建]為其接風洗塵。章太炎借酒澆愁,不僅應邀為畢節天后宮剛剛落成的大殿題寫楹聯“向四海顯神通,千秋不朽;歷數朝受封典,萬古流芳”,還喝得酩酊大醉,倒在“寧家龍門”門口酣然大睡[見翟顯長《畢節“寧家龍門”那些人和事》,載于《畢節試驗區》2018年10(下)總第175期]。
  楊徵華在《一代園丁 三朝風云》里寫道,畢節楊家公館的楊鑫林“聰慧異常,但吊兒郎當,又早年就惹上鴉片煙癮,不振作。畢節人認為博學多才,在地方上小有名氣”。章太炎“聽說畢節有這么一個才子,特來拜訪。我這老叔就在煙盤子旁邊迎接別人。兩個人通宵達旦談古論今,畢節傳為佳話說:‘老瘋子會見小瘋子!’”[見翟顯長《畢節“楊家公館”》,載于《畢節試驗區》2019年3(下)總第185期]。
  章太炎喝得酩酊大醉,一生并不多見。伍立楊在《潛龍在淵——章太炎傳》里,生動地描述了章太炎兩次醉酒的故事。
  第一次為光緒二十八年(1902)三月二十日,章太炎在日本橫濱永樂酒樓與馬君武、秦力山、馮自由等發起支那亡國242年紀念會,孫中山率領華僑精英與會,并主持紀念儀式,章太炎宣讀《支那亡國二百四十二年紀念會書》。當天晚上,興中會宴請章太炎等人士,與會者共八九桌。大家紛紛向章太炎敬酒,章太炎喝了70余杯,酩酊大醉,原本打算返回東京,當晚只好得歇橫濱。
  第二次為1917年,章太炎在昆明期間,下榻于湖州人開設的八邑會館,每天下午都到唐繼堯軍署聊天歡宴,或臧否人物,或議論時局,竟然通宵達旦。有一次宴會,飲用云南土酒,滿座皆行酒令,隨員吳宗慈和王芷塘酒量小且輸得多,章太炎遂奪杯代飲。當日開懷暢飲,結果酩酊大醉,章太炎回舍蒙頭大睡,醉臥三日而起。
  章太炎在畢節逗留時間不長,卻給人留下“瘋子”的印象。據畢節一小退休教師聶肇基老人講述,在畢節期間,章太炎每次議事,下官因意見與其不合,便遭到杖擊,因此常常受罪。章太炎每次出門,都由兩位身強力壯的小伙子高舉寫有“大元帥府秘書長”的旗幟走在前面,前有士兵開道,后有士兵護送,20多人的隊伍走在大街上,場面震撼,行色頗壯,在畢節一時傳為美談。有一天下午,章太炎喝得酩酊大醉,在回府途中想要小解,周圍又沒有廁所,便讓士兵們背對著他,20多人圍成一個大圓圈,為他遮羞,在大街就地“方便”。
  從廣東出來算起,到昆明,輾轉畢節,再到重慶,幾個月的時光白白流逝!墩绿鬃远曜V》“中華民國七年”條曰:“自六年七月以還,跋涉所至,一萬四千余里,中間山水獰惡者,幾三千里!闭绿子1918年10月11日回到上海,11月13日在寫給吳承仕的信里說:“仆此行自廣東過交趾,入昆明。北出畢節,至于重慶。沿江抵萬縣,陸行至施南。南抵永順、辰州,沿沅水至常德,渡洞庭入夏口以歸。環繞南方各省一帀,凡萬四千二百余里,山行居三分一!
  西南之行,章太炎可謂嘔心瀝血,然而收效甚微。唐繼堯虛與委蛇,表面上尊崇,卻按兵不動;氐缴虾,章太炎憤激而無奈,發現“廣西不過欲得湖南,云南不過欲得四川;借護法之虛名,以收蠶食鷹攫之效”,“惟欲割據三省,自固封殖”[章太炎《致劉英書》(1918年),載于《章太炎選集》第605頁,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年9月出版]。他對原先寄予極大期望的唐繼堯失望最大,發出“西南與北方者,一丘之貉而已”的感慨,斷言“中土果有人材能戡亂禍亂者,最近當待十年以后,非今日所敢望也”。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姓名:
評論:
(字數不能超過300個)
                               剩余字數:
本類熱點
苍月十字架如何赚钱 置信电气股票分析 管家婆期期免弗费资料精选 北京赛车微信群 一整包刮刮乐的中奖率 浙江六加一开奖结果查询 双码 麻将对对碰 捕鸟达人内购破解 下载打麻将免费版 穆勒飞踹 德甲logo